《 欲望之家 》


               欲望之家              一 林艺的沦落(上)   四十的女人就如一朵成熟的鲜花,绽放着最后的光彩,那种成熟的完美,锤 炼的气质,是任何年龄层的女人无法比拟的。林艺就是这样的女人,一张漂亮的 脸,大眼小嘴高鼻樑。一副魔鬼的身材,大奶细腰翘屁股,10多年教师生涯的 她,使她成了文静,理性,气质也变得高雅端庄. 虽然婚姻不幸,老公早逝,但 儿子出色的学习成绩和聪明伶俐的样子早成了她唯一的依靠。儿子的未来已经成 为了她全部的寄託。为了他,她放弃了休息,拼命的补课,只是为了让儿子得到 完美的物质生活。   为了儿子,她放弃了再次选择婚姻,怕给儿子留下阴影,甚至丧偶后没找过 一个男人,所有的性欲全靠自慰解决. 可这几天,她发现了儿子的眼神,不再如 以前那样单纯,而是夹杂着男人的欲望,她理智的收拾起自己的家居服,可自己 的身体却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性欲特别的强烈,本来间隔一段时间的自慰, 现在变得每天很多次。   当温水沖刷到私处的时候,那种温暖的感觉,那种寻求舒适的渴望,那种释 放的需求再次暂居了心灵. 她摸向了自己湿滑的下体,柔滑的阴唇,敏感的阴蒂, 温暖的阴道,她靠着墙壁,微闭着双眼,抬起了腿,尽情的玩弄着自己的欲望的 器官,嫺熟的手法使她进入了短暂的高潮,可这一次高潮她竟然想到了儿子,她 为自己这淫秽的想法,感到不耻. 17的少年,充满了对女性的渴望,生理的欲 望此刻在荷尔蒙的刺激下,愈发的强烈,浑身上下散发着雄性的气息,李明,林 艺的儿子,他坐在电脑前,眼睛盯着电脑萤幕,手不停的在撸动勃起的性器,电 脑里赫然是他妈妈洗浴自慰的场景,一股浓烈的白浆从张开的马眼中射出,设在   他用纸巾擦干了萤幕,暗想妈妈手淫次数明显增多,看来那些药物还是有用 的,今天如果她在卧室还自慰,就去把他做了,想到就要得到美丽的妈妈时,年 轻的肉棒再次勃起,他淫笑了一下,小宝贝忍一下吧,待会还有总要任务。   回到卧室,刚才短暂的快感带来更多的空虚,她脱光了衣服,从抽屉里找出 藏好的电动棒,跪在床头,翘起屁股,反手把电动棒插入自己空虚的腔体,湿滑 的阴道,轻松的容纳了异物。   振动一级一级的上调,抽动由缓到急,林艺喘着粗气,缓缓的转过身,双腿 分开,膝盖弯曲,平躺在床上,一手摸着自己的34C的大乳一手快捷的抽送伪 具,她闭起了双眼,咬着牙尽情的享受自慰的快感,一波波的快感,把她的灵魂 送到迷离的境界,整个人有那飞起的感觉,是这样,到了,啊。   片刻的高潮,就这样让她达到了自慰的巅峰,禁不住的叫了起来。   睁开眼,突然一下吃惊,儿子竟然斜倚在自己的房门口,裤缝里一条年轻的 肉棒盎然独立,三根年轻的手指在搓拢,眼神是那么的色欲横流,他直直的目光 盯着知己林艺她拉起身边的毛毯,遮住自己赤裸淫靡的身体,害羞的惊叫道,   李民没有出去,甚至没有动,他依然用露骨,充斥着欲望的眼神盯着母亲林 艺,手指还是在频繁的搓拢直挺的肉棒。   无声,不是无声,整个房间只有振动替代品马达,发出嗡嗡的声音,这本来 细微的声音,此刻变得极为刺耳,林艺盯着儿子,但是他那淫猥的动作,实在无 法看下去,她很想起来抽他耳光,但是此刻自己却不敢动弹,整个人几乎僵硬了, 就连那振动棒多不敢动手去关,任凭它在阴道里旋转. 看着母亲羞怯,动怒的样 子,李民没有感到丝毫害怕,反而有点猫抓老鼠的感觉,他看着母亲那虚张声势 宛若生气的脸,那丝自慰后满足的感觉,从哪红润的脸颊上展示无疑,那份无地 自容的羞耻更是在躲闪的眼神中显露,在李民眼中完全不存在任何威慑,那真正 因为生气而起伏的胸部,更是呈现诱人犯罪的原罪,他知道林艺现在的表现,完 全是丑态败露的羞愧,就连她那振动棒多不敢拔出关掉,可想而知她是多么的紧   他停止了自慰,双手抱胸,得意的看着林艺娇羞的样子,胯间那直立的肉棒, 赫然在炫耀年轻的资本和雄性的威猛。   “你先出去,等一会我来找你。”林艺沉默了半响,她感到如此的僵持绝对 不是一个好办法,她必须要以正统的母亲的形象出现在李民面前,而不是这样一 丝不挂的,身上唯有遮羞的毛毯,其实她也知道这种遮羞其实更是容易激起男人 的欲望,何况还有电动阳具在阴道里旋转的声音。   “为什么?是羞愧了,知道羞耻了,一个一天到晚只知道自慰的女人,被人 看见了竟然还会知道廉耻,要谈我们就这样谈。不过摆脱先把那振动器关了,至 於拔不拔出来,那是你的事。”李民趁势打击着林艺,他调侃的说. “你!”林 艺说出了一个字,竟然不知道下麵说什么. “我怎么了,我不就这样啊,只是露 出了大肉棒,这也是让你看看你儿子也是成人了,怎么不比你的振动棒小吧。” 李民见林艺这样毫不减弱打击,继续讽刺着林艺“畜生!滚. ”没有反驳,也无 法反驳,只有大骂出口。   “对我是畜生,其实我本来不是畜生,只是在发育期的少年,但是一个朦胧 期的少年,天天听到母亲淫荡的呻吟,假装正经的制服母亲,不知道你穿制服是 为了保护自己,还是存心玩制服诱惑,而且更可恶的是包裹的紧紧的里面完全是 那淫荡的身体,你难道不知道自己每次手淫后,穿着端庄的制服,脸上挂着欲望 满足的骚态吗。既然你叫我畜生,我就做一回畜生做的事。”李民说完,狞笑着 走向母亲. “你要干什么?”林艺感觉不妙,身体卷缩在一起,害怕的问。   “我实在忍不住了,我要做男人想做的事。”李民走到床边,脱下裤子,赤 裸着下体,故意晃了一下巨硕的肉棒。   “不可以的,我们是母子,那是乱伦,你疯了。”林艺抓紧了毯子,整个人 颤抖了起来“为什么不可以,难道就是我们乱伦了才不可以,别的只要是男人你 就愿意被人尽情的玩弄吗。”李民一只手拉住了毯子,轻轻的扯动了一下。   “不要动啊,不是你说的那样。我只是用”后面的字实在说不出口,林艺停 顿了“不是?只是用什么,说啊,怕难为情说不出,那我来填空,是用自慰来解 决生理问题,是吗?”李民淫邪的目光看着,快要崩溃的林艺林艺无法回答,也 不敢看李民,只是低下头. “怎么害羞了,就算你解决生理问题,可你的生理需 求可真大,今天可是第五次了。一天自慰5次的女人不是淫荡的表现,难道还是 正常的。是吗?”   最后的隐秘,被全盘曝光,林艺感到极度羞辱,这话简直就像让自己彻底的 暴露在儿子面前。   “哈哈,一有空就假装上厕所自慰的女人,竟然还要假装圣女,告诉你你比 妓女还不如,你只是一条追求淫欲的母狗,勾引儿子的贱人,是不是等这一天很 久了,那我们就来吧,让我,你的儿子来满足你淫荡的欲望。”李民说着突然用 力拉开林艺遮盖身体的毛毯。   突然的拉扯,林艺根本没有反映过来,毛毯就被抢走,她赤裸的暴露在李民 的面前,她尖叫了一下,整个人卷缩在一起,双手护胸,双腿紧紧的弯曲并拢. 羞耻,极度的羞耻,让她几乎崩溃,可偏偏这样的情况下,本来没有感觉的小穴, 竟然不争气的瘙痒了起来,失去操控的振动棒,使她周边更加瘙痒起来,淫荡的 汁液从阴户流出,顺着屁股下趟,屁股下的床单已经明显湿润。   李民,看着林艺,此刻床上赤裸的林艺,就好比自己餐桌上的佳餚一样,他 细细的品尝着,林艺长发披肩,极为的流畅和飘逸。发梢搭在瘦俏的肩上,骨感 的肩胛显示女人的柔弱,白皙的手指,细洁如玉,浑圆巨大的乳房在手臂间隐隐 若现,过度的紧张,使林艺更加的用力抱住胸部,而使胸部的乳房受到了挤压, 边缘变形的露出着,弯曲修长的大腿,充满了性感。两腿间的阴户,更是散发着 成熟的味道,抖动的振动棒,佈满汁液的阴唇,淫靡。   “那玩意插在骚洞里是不是很舒服,如果动几下会不会更爽啊,”   林艺一片混乱,裸露的羞愧,乱伦的不耻,阴道的淫痒,再加上李民的打击, 她失去了正常的思维,她只能低着头,颤抖着身体,低声的抽泣,泪水从眼眶滴   “很想动,不好意思动,那就我来帮你吧,”李民打开橱柜,拿出了林艺的 丝袜,上去就把林艺压倒在床上,把她的双手用丝袜反搏在背后。再把她的人转 向了衣柜的镜子,拉起林艺的头发,“好好看看把你的骚样”   “淫荡的乳房在膨胀,乳头充血发硬,欲望的身体在绑紧,淫靡的阴户分泌 着淫欲的汁液,”李民不顾林艺的挣扎一只手把玩这林艺的乳房,乳头. 一只手 更是伸到了她的下体,抓住振动棒,抽动起来。   原本还在挣扎的林艺,在几下抽弄后,那种快感从阴户往全身弥漫,紧并的 双腿慢慢分开,身体脱力式的靠在儿子的胸前,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心理没有 投降,可身体明显的失去了抵抗。   “妈妈,这样舒服吧,”恶魔般的李民,故意提醒着林艺他们的不伦“放开   “那我们就把振动棒拿出来,”李民抽取了振动棒,把它放在林艺的唇上, 把淫荡的汁液,涂抹在林艺的红唇上,林艺扭转着头躲闪着,但是根本无法避免。   浓郁的分泌物气息,刺激着林艺,林艺喜欢自己的阴水,每次手淫她多会用 嘴去吮吸那带着汁液的手指,有点腥,有点骚,也有一点甜,这让他回忆起当年, 和她早逝的老公一起那些欢愉的性事,他喜欢让自己舔舐沾满自己淫水的肉棒, 如果是老公,她会毫不掩饰的张开嘴,把那淫猥的玩具含在嘴里吮吸。可是现在 面对的是自己的儿子,她无法做出。   “不是很喜欢吃沾满淫液的手指吗,记得你自慰后吮吸沾满淫液手指的样子 很投入,很陶醉。”   “你要对的起你爸爸啊,我是你爸爸的老婆,是你的亲生妈妈啊。”林艺躲 闪着说“是啊,我梦见老爸,他说你这些年过得很苦恼,现在我长大了,可以担 起男人的责任,要我好好照顾你空虚的肉体,寂寞的心灵. 你就尽情享受吧”李 民说着把振动器移到林艺的下体,“胡扯,”林艺夹紧了双腿,不让振动器进入 自己的阴部柔软的大腿肉,怎么能抵挡坚硬的振动器,李民稍微用点力就进入了 林艺的敏感区,振动器有力的振动着林艺的阴唇,阴蒂。   酥麻的感觉,又一次弥漫,阴道的空虚,需求的渴望,那插入的满足,同时 撞击着情欲的肉体,好想要,可不能要,好想叫,可有不能叫。压抑的心情,纵 欲的肉体. 浑身就像在矛盾中挣扎,抗争在减弱,肉体在屈服。林艺现在唯一能 做的就是咬紧自己的唇,让疼痛来抵抗肉体的渴望。   李民看着镜子里的母亲,苦苦煎熬的样子,他得意的一笑,因为他知道,压 抑的越是强烈,到最后爆发的也更狂烈。   李民根本不相信,林艺能熬得下去,如果真能有挺住的意志,也不会去那么 频繁的自慰来释放自己的性欲。在这无尽的肉体挑动下,在这禁忌的伦理排斥下, 在这无语的羞辱下,林艺迷茫了,肉体的渴望逐渐佔据理智的堤坝。   丰满的臀肉触碰着年轻的肉棒,坚硬的肉棒,散发着火热的温度,融化着林 艺那脆弱的灵魂,她内心的煎熬,肉体的蹂躏让林艺感到身心疲惫,她再无力气 挣扎,只是软绵绵的靠在李民的身上。年轻强壮的胸怀,有力的支撑着林艺疲软 的躯体. 李民看着林艺那挣扎的表情,他手中的振动棒再次触摸,淫靡的穴口, 穴口的刺激,对插入产生一种无法言语的渴望,林艺本能的放开大腿的夹拢,分 开大腿,微微挺动蛮腰,追逐振动的按摩器。   “诚实的身体在告诉我她很想被插入,对吗?说出来就会得到快乐。放下你 所谓的矜持才能得到肉体的快乐,放下它,放开它”李民犹如魔鬼的声音在林艺   “不能,我不能堕落,不可以,那是肉体的天堂,灵魂的地狱,那是乱伦, 是要受天谴的。”林艺摇着头,呢喃的说,双腿再次夹拢,扭动的蛮腰不再是追 捉而是躲闪. 镜子里的李民,淫邪的冷笑,他喜欢女人这种挣扎,无数次幻想的 场面,无数次AV的片花,他策划了许久的计画,他冷静的,果断的把振动棒的 头部微微的插入那淫靡的肉洞,可只是停留在洞口。嘴唇吻住了林艺的耳垂。   炽烈的呼吸,有力的振动,销魂的感觉,强烈的刺激。快感如同核弹一样从 下体爆炸,她浑身痉挛,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为之绷紧,高潮,快要高潮了,在儿 子的玩弄下竟然会到高潮。   “怎么样,插入的感觉很不错吧。”李民突然抽出了振动器,在大阴唇和大 腿的边沿挤压,手指更是用力捏住了乳头. 强烈的痛意,失落的感觉,让如同飘 在空中的林艺,突然的坠入噩梦的地狱. “妈妈,好好享受地狱吧。”李民犹如 恶魔一样可恶的调侃着。   “恶魔!”碰到儿子如此的作弄自己,林艺不由的破口骂出,毕竟是教师, 平时的高雅的身份,让她不好意思吐出粗俗的词语. “哈哈,快感骤然停止,高 潮无法达到,这声恶魔代表了哀怨吗?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既然註定要沉沦, 不如极早享受沉沦的快乐。”李民冷酷的说道,手中的振动器,在林艺的阴户周 边缓缓的移动。摩擦着敏感的嫩肉。   对於儿子的这种无赖的语调,林艺根本无法去辩解,对於儿子那卑鄙的行为, 她除了忍受还能如何,对於儿子高超的挑逗,她只有默默的抗拒。生理的需求和 药性的反应沉重的打击着林艺脆弱的心理防线。她需要的是一个理由,一个合理   李民放下了振动棒,直接用手沿着林艺柔滑修长的大腿,缓缓的柔柔的摸向 他的出生地,那神圣,圣洁,淫靡,下贱的地方。   儿子的手,在摸向自己的阴户,不可以,不行,林艺本能的用力并拢自己的 大腿,两只美脚交错在一起。                (待续) 本帖最后由 嘎子牛 于 2012-3-31 01:47 编辑 金币 2012-3-31 01:47 缺乏刺激的感觉,兄弟继续加油!等待你的好文章 这么只写了一半啊,下面呢,楼主太监了了。哈哈哈 金币 2012-3-31 01:47 好像没写完啊 后面应该还有吧 不会是太贱了吧 金币 2012-3-31 01:48 写得有点乱,一看版面的感觉就看不下去的感觉。 文章很简单,没有什么情节,也没有太多的条理,期待新的文章。 稍微短一点,情节没有铺开,感谢楼主的分享 zenmemeixiewantaikexile 金币 符号灌水--请重新阅读版规! 2012-4-25 03:03 虽然文章不是完整的,但是读起来还是有点诱惑的,很有品位。 文笔生硬看起来像流水账没有感觉 不好不好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乱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