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奴隶新娘 54 》


                  (五十四)   这个时候,娇弱的身躯又已被按倒在床垫上,朱凯文兴奋地……   「对不起……都是妈麻……哼……妈麻会接受处罚……都是妈麻的错……」   「卉……」我不忍心轻唤她。   「主人……卉也……害了你……」她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不能怪她,任谁肛 门夹着一条she,都会有这样的反应。   「嘤!」   「进去了!」   那边传出让小卉心碎的娇吟,随即有人欢呼。   「还能再进去吗?」   「可以,慢一点,这阴道比想像中有弹性。」有个耳熟的声音回答,我看到 说话的人,原来是帮忙陷害书妃的那名妇产科医生。   有了专业医生在旁边,朱凯文更大胆了,慢慢把整粒肉菇挤入……   「哼……」她张开的双腿、脑袋瓜忍不住往后仰,小脚末端两排嫩趾全都用 力握起来。   「可以再进去……慢慢进去……」那无良妇科医生说。   朱凯文兴奋得汗流浃背,旁边围观的人也很亢奋,有人帮忙压着胳臂,魏继 开的手指也还在抚摸淡淡的乳晕。   「噢……好爽……」朱凯文激动叹息,三分之一的粗大阴茎进入,原本的小 缝,现在被挤陷成一个大洞,腹部也被顶凸出来。   「好了,慢慢抽插……」   朱凯文听从医生指示,缓慢抽动胀满青筋的肉棍,因为阴道太紧,鲜红的耻 肉扒在上头一起被拉出来。   「真好……真的可以进去……作梦都没想过……」   他颤抖的伏动,当着小卉的面,小心翼翼强………   或许先前经过木马和电动阳具的暖穴扩张,又有润滑油的滋润,交合出乎意 料的顺利。   而且这几个月看尽小卉被男人奸淫,在被欺负的过程里,还会发出嘤嘤嗯嗯, 似痛苦又像舒服的娇吟,让那些畜生更加兽血贲张。   「对不起……」小卉无助被吊在那里,只能痛苦垂泪。   「休息够久了,接下来第四层责罚,叫作feng责地狱,要奸夫跟你一起 受刑。」伪僧对她说。   「放过主人……让我就好……」   我终於从倒吊被放下来,满肠子都是母奶的状态下粪意直冲肛门,却被肛塞 堵住,肚子翻疼绞痛不已。   站不起来的我,被人一左一右拖到小卉前面   「看到彼此,你们这对奸夫淫妇都有生理反应,代表你们还没彻底悔悟!」 伪僧一副道貌岸然训戒我们。   他说得我无法辩驳,即便肉体处於这种折磨,我两腿间的肉棒并没有变软, 但这全拜之前被喂了二颗壮阳药,而且长时间都用绳子绑着它,不时被粗糙绳身 刺激敏感龟颈所赐!   当然,看到小卉跟被这些人奸淫蹂躏,也是刺激我的老二一直硬梆梆的原因 之一。   至於小卉,肛门虽被塞了半条活she,惊恐得一直发抖,但张露在光秃下 体的鲜嫩耻缝却不听话地挂着淫水,明显也是肉体兴奋的罪证。   「去结合在一起,等一下接受feng责好好反省!」   「什么!还要让他们在往生者灵前苟且!这太可恶了吧!」柏霖那远房堂叔 跳出来反对!   「对啊!为什么要便宜这对gou男女?」   「德麟还不够悲惨吗?死了还得看他们通奸?」   「请肃静!」伪僧沉声斥喝:「你们知道这五层地狱是很庄隆的仪式吗?可 不是表面上所见玩弄未亡人让你们兴奋而已,如果是这样想的人,才真正是亵渎 亡者,我会请你马上离开!」   伪僧说玩,那十几个人高马大,假扮礼仪公司的手下立刻一字排开,自称柏 霖堂叔的傢伙噤声龟缩,其他人见这阵仗也不敢再多话。   场面稳定下来后,我被推到小卉面前,伪僧的爪牙逼我站上刚摆好的两块垫 脚砖,抓住我翘起的老二,粗鲁的弄进小卉泥泞一塌糊涂的肉穴。   「哼……主人……」小卉失神娇喘。   她前面两座湿软双峰和我胸膛赤裸紧贴,柔软的肉团镶着不断渗出母奶的火 烫乳头,这种触感太过刺激,害得我插在她阴道里的肉棍忍不住又抖涨一圈。   不只我,小卉的呼吸也更急促,传到我身上的心跳变快,明显跟我一样在动 情。   「跟奸夫能结合开心吗?」伪僧看出端尼。   「嗯……开心……」小卉整个自暴自弃,不理那些人会怎么羞辱她、折磨她, 整个人贴在我胸前满足呻吟着。   伪僧叹了一声:「太太你真是无法被原谅,到现在还不知对丈夫悔悟。」   他说着,从口带拿出ㄧ只小玻璃瓶,里头装的,是一只体型较特别的女王f eng。只见他打开瓶盖,用镊子小心夹出王feng,那整笼的feng群感 受到虵们母王的位置,像疯了一样嗡嗡乱飞。   「在翅膀上沾点胶,黏在这里……」伪僧将女王feng的翅膀黏在小卉赤 裸的大腿根,然后手下搬来了feng箱,打开笼盖。   「啊……主……主人……」   几了秒后,小卉激烈哀吟叫唤我。   「卉……唔……主人……跟你一起……噢……」我也难受到全身起鸡皮疙瘩, 但只能咬牙安慰她。   现在两人交媾的下体,已经全被feng群佔据,尤如万chong囓咬的 麻痒,从全身最敏感、也正处於亢奋处feng涌传遍每一根神经,彷彿要将人 的理智完全崩解!   相对於小卉,我的阴茎还有她的阴道紧紧包裹保护着,她却因为ㄧ条腿被吊 住,鲜红的耻肉露在外面,那种折磨绝对是我的好几倍难受。   「she动起来了!」有人惊叫。   「呜……」我感到小卉贴在我胸口的火热胴体整个剧烈痉挛。   原来露出半条身体的花she,也被爬满的feng群刺激,原本已缺氧奄 奄一息,现在又不安份地扭动起来。   「卉……别怕……主人在……」我全身鸡皮疙瘩、浓稠的汗浆不断自毛孔底 层冒出来,彷彿有成千上万的蜜feng会从皮肤钻出来一样难受,但也只能安 抚更可怜的她。   「呜……主……人……卉……不行……不……行了……」她发抖悲喘。   「撑下去……主人陪你……」   「哼……脚……脚ㄚ……卉的……」她激烈哀叫,忽然咬住我肩头激烈娇喘。   「怎么了?」我勉力去看她被吊在半空的裸足,原来脚弓已经严重抽筋,五 根秀气纤趾全紧紧扣握着。   「爽到脚抽筋了呢,真是敏感又淫荡的女人。」弔客中有人毫无怜悯心说。   「你们……太过份……够了……放过她……要怎样……都冲着我……」   「主人……不……要……」小卉嗯哼哀吟:「放过……主人……处罚……卉 ……小卉……就……好……」   「那就好好处罚你们两位吧。」伪僧下了定夺,原本我双脚站的垫脚砖逐一 被抽掉,我被迫只能用力踮高脚掌维持原本姿势,因为这时要是乱动,恐怕小卉 跟我都会激怒feng群而被螫伤。   而伪僧这时又不知从那夹出一条大水zhi,就压在小卉已经抽筋的裸白脚 心上,水zhi感受到娇嫩足肤,吸盘立刻深深钻入,开始吸吮新鲜血液。   「呜……」可怜的小卉全身被行三种chong虐,痛苦地贴在我身上搐扭。   「卉……」我也愈来愈痛苦,踮脚的姿势让我十分吃力,但当然比不上小卉 现在所承受的折磨。   「嗯啊……主……主人」她痛苦哀唤着。   「在这……唔……主人在这……」   「亲……亲我……呜……亲卉……不然……小卉要……撑不住……」她哀求 着。   「好……」我低下头,吸住她仰高的苍白嫩唇,两人在痛苦的地狱之责中唇 舌交缠,好像只有这样彻底融为一体,才能稍解肉体的残酷折磨。   「可恶!这对奸夫淫妇在作什么?是在享受吗?」   「看不下去!分开他们!跟路边不知廉耻的野gou有什么两样!」   那些弔客气愤咒骂。   「好吧,既然两位这么没廉耻心,我只能让未亡人自己一个受刑……」伪僧 说。   这时一名助手在我们结合的生殖器下方燻不知名的刺鼻燻香,没多久,原本 密密聚集在我俩结合下体的feng群,全都落到铺在地上的塑胶布上被收走。   我们彷彿从地狱回到人间……不!正确说,也只算回到上几层地狱,但至少 不再抽搐颤抖、勉强能顺畅呼吸!   伪僧的手下把我从小卉身上拉走,就像强行拆散路边交媾的野gou一样粗 鲁。   小卉两腿间的嫩穴刚刚受到feng群的蠕爬刺激,爱液泛滥得一蹋糊涂, 耻肉也呈现鲜嫩的血红。   而那些爪牙又将我在小卉对面重新吊起来,在这同时,她的阴道被塞入震动 棒,ㄧ个男人拿布擦拭她流遍香汗和母奶的裸体,然后又有人搬来一箱蜜fen g。   「这次奸夫不陪你了,你自己在痛苦中对亡夫忏悔吧。」   「不!不要再折磨她!」我忍不住替她哀求。   「主人,我没关系……」小卉辛苦娇喘,反过来安慰我。   伪僧又在她洁白紧绷的大腿根上黏另一只女王feng,接着手下打开箱盖, feng群立刻飞扑向她下体,在痛苦哀鸣中,密密麻麻佔满她红嫩的私处。   「感觉怎么样?」   「呜……不行……嗯啊……」她才勉强说了二个字,就激烈哀鸣,原来肛门 夹住的那条she又蠕动起来,虵受不了feng群刺激,一直想往深处钻,但 小卉的直肠里全是润滑油,无法着力下,只见半截she身在她屁股下不断摇晃!   这是前所未见的淫虐景象,要不是受刑的是我心爱的女人,我ㄧ定也跟那些 被毒品迷乱的傢伙一样亢奋到无法遏制。   伪僧这时又在她没被吊住的那条腿足踝上绑绳子,绑好后抛过上方横樑,抓 着垂下来的绳头说:「各位弔客可以上来,把她的腿拉更开,让她彻底体会fe ng爬淫处之刑。」   小卉闻言不禁羞苦悲鸣,但这些人完全没在同情她,立刻又在她面前排成一 列,脸上都露出兴奋神情。   抢先上来的,又是那个自称是柏霖堂叔的可恶男人。   「说!」他毫不客气揉住小卉前端被细绳绑吊住的涨奶乳房,变态地看着她 痛苦娇喘。   「说堂叔对不起!」   「混帐!放开她!」我忍不住嘶吼:「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要她说对 不啊!……」   我话还未说完,背上已捱了一记重鞭。   「别打……别打主人……我说」小卉喘息乞求。   「卉,不要!」「啊!」我ㄧ出声,赤裸的大腿又被抽了一鞭,这次痛到尿 失禁、从勃起得肉棒前端直喷出来。   「干!奸夫尿了!」   「马得!喷到我!髒死了!打死他!」   「对!不要脸!偷吃人妻还乱喷尿!打到他血尿为止!」   那些人群情激愤,目标暂时转向我。   「不!不要!对不起……我会帮你们弄乾净……不要为难我的主人……」小 卉不顾自己处境比我悲惨,只一心替我讨饶 .   自称柏霖堂叔的男人见状骂道:「真是不知廉耻的贱货,自己都这样了!还 在帮那男人求情!」   「对不起……堂叔……请处罚緻卉就好……别伤害我的主人……」她哭泣哀 求。   「哼!你自找的!」随男人拉下绳子,小卉另一条腿慢慢离开地面。   「嗯……」她辛苦地忍受着,洁白贝齿快将红唇咬出血来。   「舒服吗?」那傢伙兴奋问:「蜜feng有没有钻到更敏感的地方?」   「唔……」可怜的小卉眼眶积满清澈泪水,不听话的一直滚下来,雪白的颈 项因为痛苦忍耐,都已浮出细嫩青丝,脚趾头用力的握着,光滑的足心被种了三 条乌黑噁心的水zhi,正慢慢吸吮她甜美的血液。   她另一只脚被拉高到离地十几公分,伪僧就要那男人停下来,换后面的人接 手,不一次拉到底的原因,无疑是想慢慢折磨她。   但即便现在,小卉在两只秀足都碰不着地,私处被feng群爬满的情况下, 也已痛苦到全身裹着浓重香汗,呼吸完全没了节奏,性感的胴体在煎熬中紧绷。   「说对不起,求我原谅你!」又有人学样,要小卉跟他认错。   真不知道这些人到底在想什么!就算小卉有对不起的人,也只有放在灵堂后 的丈夫,跟他们ㄧ点关系也没有,但他们却逼迫她乞求原谅,然后变态地折磨她!   「对……不……哼嗯……」小卉才勉强说二个字,雪白的裸足又被吊高好几 吋,痛苦地哀吟出来。   「好好说!不然就鞭打你的男人!」   「对不起……呜……」她油亮诱人的胴体剧烈颤抖,feng群又佔据更深 处的耻肉,把原本应是红润美丽的裂缝,填成一条在蠕动的黄黑溪沟。   「还有呢?怎么不求我原谅?」拉住吊高她裸足绳子的男人,变态看着同僚 遗孀痛苦的模样,兴奋地兽喘。   「原谅……原谅我……」   「原谅谁?说名字!」那傢伙拉紧绳索,大腿根不断被迫张开的小卉痛苦呻 吟,胸前两粒乳房也被吊住奶头的细绳扯高,更多白浊母乳呈细丝状,间歇自乳 晕处的腺体射出。   这时时间到又得换手,那人把绳子绑在旁边木桿暂时固定,任小卉悬在半空 中哀喘。   下一个接手的人立刻继续刑求:「快说啊!要我原谅谁?说自己名字!」   「緻卉……原谅……緻卉……呜……不行……太开了……」她令人心疼地悲 鸣,一条腿已经被吊高到超过腰际,只见群feng密集的耻处垂下ㄧ条金属炼, 那是埋在她阴道里的震动棒唯一露出来的部份,淫水就渗过feng群,延着那 条尾链淌下,羞耻地挂在两腿间摇荡。   「伯伯好像有感觉了……噢……要射进你肚子里……」   另一头,朱凯文继续蹂躏着,虽然他的力道还算有分吋,进入的深度也只有 阴茎不到一半长,但窄紧的屄肉紧紧包住龟头,让整条肉棒爬满狰狞血管,不过 才几分钟就要弃甲投降。   「嘤……嗯……」   可怜如泣如诉呻吟的,漂亮脸蛋浮现晕红,大大的明眸现在弯成二枚倒月, 那诱人的模样,ㄧ点都不输正被刑责的小卉。   「舒服吗?」手指抚弄两片薄薄乳晕的魏继开问。   「嘤……不知道……嗯……坏坏……嘤……痛……下面……」   「噢……」朱凯文更兴奋了。   殊不知这种告状,却是最强烈的春药。   「要出来了……唔……」朱凯文激动叫着,不顾她是否能承受、肉棒往里狠 插……   「不要……放过……嗯啊……」小卉在痛苦煎熬中悲泣,但连名字都还没说, 柏霖生前另一个同部门后辈已经透过绳吊,把她的腿直挺挺拉举到超过头部。   「爽吗?你看你现在这样子……真是害羞极了!」自称堂叔的男人站在面前 视奸着她,一只手兴奋猛搓自己勃起的怒茎,呼吸像野兽一样粗重。   可怜的小卉除了双臂和乳头被吊、还有一边大腿被麻绳悬住外,原本还能碰 着地的一只脚,现在也已遭捆在足踝的绳索残忍拉高,玉腿被迫将近九十度直举, 爬满蜜feng的大腿根彷彿要被绳力扯断,除了痛苦哀鸣外,什么话也回不了。   但朱凯文跟那些禽兽的声音,仍持续传近她耳里,让她泪水不停涌下。   「伯伯……射了!唔……」   无耻的老傢伙现在肉棒停在里面,身体一搐一搐的抖动。   「啊……不要……烫烫……呜……不要……肚肚烫烫……」   「抓好……不可以乱动!乖……」   「哼……嘤……」几秒后,动弹不得的肉体似乎习惯了浓精温度,噙着泪开 始娇哼起来,两张小脚ㄚ上的嫩趾用力握住,跟小卉兴奋羞耻时一模一样。   朱凯文身体的抽搐慢慢弱了下来,但脸上流露的兽欲却只增不减。而且不知 何时,露在窄穴外的阴茎又更少了,几乎全都进入阴道,窄嫩的肉壁像一圈快绷 断的生橡皮筋,紧紧束住狰狞男根,洁白的肚皮被里面的龟头和大量精液顶胀到 鼓起来。   「我是你第ㄧ个……」朱凯文兽喘着:「不管现在还是以后……甚至交男朋 友、结婚……你永远还是我的奴隶……以后也要在丈夫面前欺负你……不!不止 ……还要弄死你心爱的丈夫……让他看着你被玩弄、慢慢痛苦的死掉……跟…… 一样……」   身心仍未从激烈性交中恢复,只顾嘤嘤娇喘,对朱凯文恶毒恐怖的话语则是 完全没听懂。   终於朱凯文舍得将半软的湿漉傢伙,从红肿的嫩屄中抽出来。   她发出娇嫩哀哼,像是解脱、又似失去了什么,他们把她双腿左右分开,原 本白馒头中央的细缝,现在已扩成一圈鲜红肉洞,里面涌满混着血丝的浊精。   而现在,换被耻吊在刑架下的小卉激烈哀鸣了,因为伪僧已经打开埋在她下 体的震动棒,任由她悬地悲羞挣扎。   就在伪僧捉住钻进她肛门的花she尾巴,用力扯出整条she身的瞬间, 她抖搐着淫乱捆吊的胴体,在奶汁乱射下达到高潮……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人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