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良家人妻的陷落迷局 第三部01 》


第一部:隐藏在心灵最深处的隐秘                      第二部:良家人妻的诱惑                 第一章   骄阳肆虐的正午,太阳喷火似要燃尽一切,照理都已经九月中旬了似是应该 凉爽些才是,可所谓秋老虎看来不是浪得虚名,果真是热得够劲道。   中午下班时间大部分川庆员工都回家属宿舍区了,而一部分没有住在家属院 的职工离家较远,所以索性中午就在单位食堂吃午饭了,当然这部分人中还有一 小部分本身是在家属宿舍区住的,但是中午太热懒得开火做饭,于是也来食堂打 饭的。总之食堂里未成家的青工比较多,上了年纪的大部分都顾家即使离家远点 的也要赶回家吃饭。   谭刚也跟着来职工食堂打饭的稀疏人流来到了食堂,今天是妻子吴越去总公 司双流县的在职培训基地培训的第一天,平时中午都是妻子回家做饭,他最多就 是帮忙搭把手而已,可今天妻子不在,天又这么热他也懒得回家做饭了。   说起来,谭刚来单位将近二十年了,还很少来单位食堂吃饭,最近的一次他 都记不清了,估计已经是好几年以前了。看着食堂现在装修的也相当不错了,他 略感新奇,仿佛又回到了年轻时单身的自己天天跑食堂的那段时光。   谭刚排队在食堂窗口打饭,前后都是年轻的青工,没有一个熟识的老人。他 平时在单位只蹲守在自己的科室里搞科研,除了上级领导他很少跟其他本公司的 部门打交道,所以公司大部分人都对他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除非一些老资 历的员工,新进的青工根本就不可能会认识他这位高工的。   排在谭刚身前的是一位高个子的年轻小伙子,不过他的心思好像并不在打饭 上,只见他脑袋像拨浪鼓似得左右顾眄,当发现漂亮年轻的女职工来打饭时,他 索性就呆看起来,前面打饭的人早就已经打完走开了,他竟然还未察觉,还在自 顾盯着那美女看着。   「喂喂,你还打不打饭了?那么爱看就干脆去排到哪个女人后面好了,别在 这儿妨碍大家打饭啊。」谭刚身后的一位二十八九岁左右的男职工实在忍不住了   「嚷什么嚷?你以为我不敢啊?」前排的那小伙子似是个脾气火爆之人,明 明是他不占理,别人说他,竟反似他受了冤屈,大声地回呛责难者。   「你厉害,哪里就赶紧的,别光说不练。排到那美女身后吧,这样大家两方 便。」谭刚身后的哪个男职工也不示弱道。   「谁别光说不练?你看好了!以后可要记住了大爷我,别狗眼看人低。」那 高大小伙子竟然放弃了已经排到的打饭的窗口,果真走去隔了几个队列的哪个美   「嘿嘿,牛哥,你这不是害人吗?那女人谁不认识?是理化处老余处长的二 婚老婆杨维兰啊,漂亮是漂亮可是脾气可是火爆的紧。他一个小年轻的四六不懂 竟敢去招惹她?看来是新来的未婚青工。」隔壁队列里一位年轻的男职工冲着谭 刚身后的哪个二十八九岁左右的男职工笑着说道。   「诶?顾老弟你这话说的,怎么是我害他?分明是他自己太贪色才去的。我 只是嫌他只看人不打饭影响大家而已。」哪个姓牛的男职工解释道。   「嘿嘿,估计他要吃瘪了。昨晚杨维兰跟老余处长吵了一晚上,正在气头上 呢。平时她从来不来食堂打饭的,估计是跟老余开启冷战了。」顾姓男员工解释   「哦?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牛哥不解地问道。   「这里人多嘴杂的不方便说,一会儿咱俩找个角落好好聊。不过晚上你可得 请我吃顿好的,天天吃食堂都吃烦了。」小顾说道。   「还得请客啊?那还是算了。反正我又不敢去招惹杨维兰,人家早就结婚了, 他老公我就更不敢招惹了,我还是不听了。乖乖地打饭吧。」牛哥说道。   「嘿嘿,牛哥言不由衷了吧?结了婚就不敢去招惹了?那怎么听说……咳咳, 对了,主要是她的事情正好还有关你感兴趣的吴大美女。」小顾不紧不慢地说道。 似乎看透了牛哥会请他吃晚饭似得。   「吴大美女?你是说还有关吴越?」牛哥表情马上就变了样着急地问道。   「是啊,既然你对结了婚的女人都不感兴趣,我也就懒得跟你说了。看来我 是没有被人请大餐的命啊。」小顾看他表情变化就知道有戏,于是欲擒故纵道。   「别别,兄弟,这样,中午这顿我请了,晚上再请你下馆子,怎么样?一会 儿找个角落咱们好好聊聊。」牛哥换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道。   谭刚起初并没有太在意两人的对话,有一搭没一搭的顺耳听了两句,就轮到 他打饭了。他打完饭扭头准备找饭桌时正好听到两个人谈到他的妻子吴越。他不 由得耳朵竖了起来,想听一下详情。听到他们一会要挑一个角落细聊,谭刚打定 主意要靠近他们听听:他们是怎么在背后议论自己的妻子的。于是他端着餐盒并 没有落座,而是慢悠悠地走去另一个卖酒水的窗口,想拖延时间,等这两个人挑 选位置坐好后自己再坐过去听一下。   大约五六分钟后牛、顾二人左顾右盼终于挑选了个餐厅角落,顶梁柱后面的 一饭桌落座。谭刚也不紧不慢地端着饭盘,拎着瓶凉啤酒跟了过去坐在了他们的   那姓顾的年轻人上下打量了一番谭刚后目光就落在了他手中的冰啤上,他扭 头对牛哥说道:「牛哥,这天气这么热,说起事来口干舌燥的,你说是不是?」 说着就打眼色看向谭刚手中的冰啤。   「好吧,好人做到底,你喝几瓶?」牛哥无奈地摇头道。   「不多,先来两瓶吧,下午还得上班呢,不能喝太多了。」小顾理直气壮地   牛哥转身向卖酒水的窗口走去,一转身嘴里就小声地嘟囔着,正好路过谭刚 桌边被他听个正着:「奶奶的,下午还上班呢,还喝两瓶?真是坑爹啊。」谭刚 默笑不语,低头慢慢地边吃边喝着啤酒,好等他回来听他们聊天。   哪牛哥拎着三瓶啤酒回来后,就开始催促小顾把事情原委说个详细。   「别急嘛,牛哥,先喝两杯润润口。」那小顾喝上冰啤倒是不急着说了。   「你不会是忽悠我吧?那杨维兰跟吴越能有什么关系?」牛哥看这货死猪不 怕开水烫,于是使出了激将法。   「我忽悠你?就为了这两瓶啤酒?还有食堂的这顿破饭?」小顾果然被激地   牛哥不说话继续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   「好,你不信是吧?你知道为什么杨维兰跟老余吵架吗?」小顾看来是中计 了,索性主动说了起来。   「为什么?别卖关子了,快点吧。」牛哥终于忍不住催道。   「别急嘛,是这样:吴越这次升职培训名额是老余帮她跑成的,原来老余跟 哪个人事处长色棍刘志威是老战友。杨维兰跟吴越资历相当,可她老公却没有管 她而是去帮吴越了。你说杨维兰能不生气吗?」小顾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牛哥惊讶地问道。一旁默默听着的谭刚 也是吃惊,这个小顾居然说的跟事实一般无二,看来是真有料。   「我是靠我姑介绍来单位的,这你知道吧?我姑父可是咱们单位的老资格职 工了,他们家跟老余家是一栋楼,虽然不是一个楼道,但是两家正好隔墙而居。 昨天是中秋节我在这就只有我姑一个亲戚,于是我昨天去他们家过节了。晚上陪 着我姑父喝了几杯后就懒得回我的宿舍了,就睡在了姑妈家我表哥的房间里。他 大学毕业后一直都在成都铁路局工作,很少回来。」   小顾又自顾喝了口啤酒接着说道:「我到我表哥屋里躺下,就听到隔壁老余 家吵吵闹闹的。而且还很清楚的样子。我就好奇了:觉得就算是旧楼房隔音效果 再差,也不会听这么清楚啊?于是我就在墙上找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有裂缝之 类的,我开始担心这楼房的安全问题了,提心吊胆的睡不着。终于爬起来在墙上 仔细查看了起来。结果你猜怎样?」小顾问道。   「难道墙上真有裂缝?不会吧?咱们家属院听说楼房质量可是很不错的,毕 竟都是以前部队上的工程部队施工的,质量应该没问题啊?」牛哥疑惑道。   「那倒不是,其实我发现了一个我表哥的小秘密,原来在床头相框后面的墙 上有个拇指粗的洞,还塞着一个橡皮塞子,不过可能是因为时间太久的缘故,哪 个橡皮塞子已经有点开裂变形了,已经根本堵不住哪个洞了。于是我把床头相框 取下来,把橡皮塞子取出来,发现这个洞很深,大概有十公分左右,已经快打穿 对面的墙了,估计也就剩墙皮了。我附耳在小洞口一听对面老余两口子的吵架居 然就像是在我面前似得,太清楚了。」小顾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你表哥以前肯定是偷听杨维兰夫妇的房事呢吧?哈哈。」 牛哥这次终于相信小顾的话了。   「嗯,估计是,不过我可就没那么好运了,他们晚上一直在为了吴越争吵, 后来我听明白以后,只好又找了塑料袋,团好堵上了哪个洞。」   「靠,这就完了?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有。就这你就想让我请你吃大餐?」 牛哥有些后悔道。   「别急嘛,我听了半天才堵上哪个洞的,听到了不少劲爆的消息。」小顾道。   「哦?快说说。」牛哥急不可耐地道。   「杨维兰怀疑老余跟吴越上床了。因为据她说从前几天开始她就闻到老余身 上老是有女人的香水味了,而且她肯定那就是吴越常用的那种香水,再加上老余 这么积极地帮吴越跑升职培训名额的事情,所以她怀疑:吴越为了得到这次难得 的升职培训名额跟老余上了床。或者说老余潜规则了吴越,反正两个人已经做过 那种事了。」小顾有板有眼的说道。   「什么?这……这……老余这个王八蛋。我说前几天怎么吴越在他办公室呆 了那么久,出来后还在走廊里整理了整理裙子,就直接去洗手间了,后来半天才 出来。」牛哥气愤道。   谭刚听到这里也是心里一沉:「不会吧?自己的妻子为了升职培训名额跟老 余上了床?被老余潜规则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自己的妻子不是那种特别 看重名利的女人,这点谭刚很确定,因为当初追求吴越的很多都比他有身份、有 地位,可是吴越还是看重了他的才气。谭刚又回想这么多年来妻子对待升职的态 度,然后摇了摇头,感觉这样的猜测应该是:杨维兰哪个醋坛子气急攻心瞎说的, 她肯定没有具体的实证。   「牛哥,我只知道你对吴越有想法,没想到你这么用心啊?居然盯的这么仔 细?居然连吴越进出老余办公室的时间、出来后的动作都观察的这么详细。」小   「哪……哪里……我们部门正好在吴越办公室对面楼上,我的办公桌又正对 着他们楼层的走廊,所以不是有意盯着看的。」牛哥知道自己因为一时心急说漏 了嘴,于是连忙挽回道。   「行了,行了,别解释了。我懂得。像吴越那样的美女谁不想上?不过话又 说回来了,听你这么说你不会就是哪个在【川庆屌丝部落】论坛发帖,一直密切 关注偷拍吴越的ID:【川庆大屌】吧?」(关于论坛的详情请参阅大宝系列第 二部【良家人妻的诱惑】第八章内容)小顾好像被牛哥的话提醒了什么,猛地说   牛哥脸色微变,不过他还是装作镇定道:「什么【川庆屌丝部落】论坛?什 么ID:【川庆大屌】?我没听说过啊。」   「哈哈哈,我是瞎说的,就当我什么也没有说好了。」小顾已经从牛哥脸上 的表情变化知道了他问题的答案,可是嘴上却如此回应道。   谭刚在一旁却是听得真切,连忙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了签字笔在餐巾纸上记下 了刚才小顾说的哪个论坛和ID,想晚上回家后好好去这个论坛看看,到底是什 么类型的论坛,还有哪个ID:【川庆大屌】到底发了什么内容的帖子?看哪个 「牛哥」脸色都变了,估计不是发得什么光明正大的帖子。这越发让他对帖子内   「老婆常常埋怨自己:对她被别人骚扰不敏感,自己一直以来都以为老婆跟 自己结婚这么久了,单位的人都知道,应该不会有人再敢打她的主意了,可是看 来是自己错了。敢打她主意的人大有人在。这还只是自己知道的,不知道的呢? 应该更多吧?看来以后自己真的要对妻子多关注一些了。」谭刚暗自检讨。   「牛哥啊,其实也没什么,你还是比较含蓄的,不像刚才排队盯着看杨维兰 的哪个生瓜蛋子那么直接。哪个生瓜蛋子纯粹就是……什么?这怎么可能?牛哥 你快看,哪边哪个坐在杨维兰邻桌对面一直在盯着杨维兰看的就是哪个刚才排队 站在你前面的家伙吧?」小顾目光看向了餐厅西南边的一排餐桌,吃惊地说道。   牛哥跟谭刚也都好奇地扭头看向了那边,果然就是刚才站在自己前面的哪个 高个小伙子。他此时正死死地盯着邻桌斜对面的杨维兰上下看个不停,可是杨维 兰明明已经察觉到了他的不善目光,却恍若未知,继续表情轻松若无其事的吃着   「这可不像是杨维兰的脾气啊,她脾气火爆单位是出了名的。怎么可能忍受 别人这么盯着看她?」牛哥看了一阵子后不解地说道。   「哦,对了。我想起来了:昨晚她跟老余吵架时候说既然老余在外面胡搞, 她也不好好过了,也去外面找野男人上床。她不会是真的要这么做吧?」小顾边 回想边吃惊地说道。   「散了吧,她就是想,在咱们单位也没人敢啊。余处长在咱们单位那可是没 人敢惹的主。除非不是咱们单位的,那倒是有可能。哪个傻瓜估计是新来的,不 知道深浅,连刘处长的老婆都敢盯?」牛哥摇头说道。   谭刚听到他的话就扭头仔细看了他几眼,心中暗骂道:「知道余处长不好惹 不敢打他老婆的主意,就打起我老婆的主意了?合着是看我谭刚好欺负咯?我今 晚回家去哪个论坛上好好看看你发的帖子内容,如果太过分看我怎么收拾你,老 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川庆培训中心,虽然地址是:成都市华阳龙灯路1760号,可其实是在双 流县境内,在远离市区的郊县。就在四川石油学校内,跟石油学校共享电子阅览 室、10M带宽的学校网站。闭路电视演播系统覆盖全校教室、办公室及培训宿 舍,办公全部实现网络化。有标准的400M跑道的田径运动场,还有球类、体 操类、形体训练类、艺术欣赏类文化娱乐类等的运动场地和设施,总之设施相当 不错。是川庆公司及各地分公司职工继续教育的基地。   吴越等一众德Y分公司的培训人员来到总公司的培训中心时已经是八点多了, 人事部的曹干事应该是常来这里,所以跟这里的工作人员很熟络,很快帮他们办 好了报名登记手续,和宿舍入住手续。可还不等他们去宿舍查看,就已经到了开 公共大课的时间。   他们五个德Y分公司的培训学员也跟随着来参加培训的人流挤进了大阶梯教 室,川庆钻探是一家大型国有企业,下属二十多家子公司,而这些子公司又在各 地设立了分公司,所以这些大大小小的子公司、分公司虽然每个公司送来培训人 员很少,但是由于下属公司太多所以来参加培训的总人数还是相当可观的。   吴越看到大阶梯教室内人头攒动,她粗略估计了一下大概也得有一百多人, 在她打量别人的时候,其他分公司的培训学员也在相互左右顾眄。女学员还好, 左右看看就安心准备听课了,可是大部分男学员的目光可就不安分了,他们的目 光好像主要搜索漂亮的女学员,像是搜索雷达一样一个个稍有姿色的女学员都被 他们不同的目光不知道要扫视多少遍。   当吴越、赵凝萱、肖寒梅等德Y分公司的三位娇艳美人刚刚出现在教室门口 时就已经被无数道男学员的目光锁定了。待到她们找到位置坐定那一道道火辣的 目光都不曾移开半分。   吴越为了刻意低调是穿了公司的制式工装来听课的,而三人中肖寒梅则是刻 意打扮过的,穿着咖啡色的香肩裸露的包臀短裙,高耸的乳房几欲冲破上衣的束 缚,涂粉红色唇彩,暗紫色眼影,显得异常的妩媚动人。而赵凝萱则继续一副冷 冰冰毫无表情的高冷气质,不过她的裙装一看便知是知名品牌,做工考究、样式 高雅华贵,愈发显得她气质与众不同。   由于她们三人直接进门就坐在了前排的右手,所以大部分男学员只能看个背 影,如果只看背影的话,一般人当然会把目光投向衣着鲜亮暴露的肖寒梅了,剩 下的品味更高些的则把目光投向了气质明显更高贵冰冷的赵凝萱,吴越由于穿着 最普通的公司的制式工装所以没有看到她正面的男学员主动忽略了她。   开始公共课了,讲课的是四川大学的主讲经济学的钱教授,主讲的题目是: 当前经济危机下的中国经济。结合当前的世界经济危机以及中国的经济形势深入 讲解川庆公司的历史机遇,当前温**总理开启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这对川庆公 司来说绝对是个大发展的契机,所谓危机= 一部分人的危险= 另一部分人的机遇!   钱教授虽然讲得精彩,可是下面很多男学员却没有兴趣听,他们把主要精力 继续放在了搜索和议论美女上。   「诶,老齐,你消息灵通,那三个美女是哪个分公司的?她们哪里是怎么选 的?不会是以为参加选美比赛吧?」吴越她们身后两排有一男学员低声问道,不 过由于离得太近还是被吴越听到了。   「看哪个美女穿的工装应该是德Y分公司的吧?」应该是老齐回答道。   「德Y出美女,果然名不虚传啊!我要是分到德Y分公司就好了。可以天天 守着这么多美女。快活似神仙啊。」哪个人继续道。   「行了吧你,小心传到你老婆耳朵里,她可是咱们公司出了名的醋坛子。」   「离家还有好几百公里呢,怎么可能传到她耳朵里?这次说是来培训,其实 就是休假娱乐来了。再能搞上手个漂亮妹子那就圆满了。」哪人继续道。   「你小声点儿,离这么近当心给人家听到。」老齐小声劝导道。   「没事,没事,老齐,你看人比较准,你觉得她们三个哪个比较好上手?」 哪人继续追问道。   「嗯,应该是中间哪个穿着暴露的美女,她穿着这么性感估计就是耐不住寂 寞,出来招蜂引蝶的。」老齐评价道。   「嗯,不错啊。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是这么想的。就追追她试手吧。」   吴越听到这里暗自庆幸自己没有穿裙装来听课,如果是穿来自己最喜欢的那 套素雅的裙装,估计自己会招惹来不少不必要的骚扰。她顺势扫了一眼肖寒梅, 想看看她是否也听到了背后哪两个男人的议论,只见肖寒梅已经眉黛紧蹙,桃面 飞霞了。看来她也听到了哪两个男人对她的议论。   「能怪谁呢?明明就是来培训听课,偏偏穿得花枝招展的,又不是来开联谊 舞会。哎,到底是年轻人,什么事都想出风头。」吴越边暗自想着边摇头。她在 收回目光前又特意扫视了一眼坐在三人最右手的赵凝萱,她依然一副冷冰冰的表 情,在认真地听课的样子,还不时记着笔记,好像对别人的议论漠不关心。吴越 心中暗惊:这个女人不简单,看举止绝非普通人,她的高冷气质是肖寒梅这种小 家碧玉型的女人绝对学不来的。吴越收回心神也学赵凝萱那样认真地听起课来。   上午钱教授讲了一个多小时的课后,课间休息十五分钟后接下来第二节公共 课是总公司的一位主管业务的尤副总他主讲公司这几年来的业务发展情况了,他 在讲台上口沫横飞地侃侃而谈了将近两个小时。尤其是谈到公司在非洲承揽的勘 探合同更是谈得眉飞色舞。如果不了解川庆公司的人听他这么一通神侃,还以为 川庆公司是世界五百强企业呢。可是再看看讲台下一众学员,女的在涂指甲油, 男的继续聊着姿色出众的女学员。   尤副总的课讲完,正好就要到午饭时间了,吴越和德Y的其他四位学员则先 到宿舍楼去查看午休的宿舍,顺便把领到的培训教材存放好。虽然学员们都是成 年人了不再需要搞什么男女宿舍楼这种管理青年学生的办法,可是培训基地还是 把男女宿舍分开了,女学员住进了石油学校女教师宿舍楼的顶层。   吴越她们的午休宿舍是四个床位的标准宿舍间,自带一个小洗手间,宿舍实 行酒店式管理,床铺被整理的干净整洁。宿舍正中央的墙上挂着液晶电视,每个 人的床头都配个小书桌,而且还预留了网线接头,方便学员们自己带笔记本电脑 上网浏览。吴越挑选了一张床就把自己领到的培训教材放到了床头的书桌上。由 于四张床是两张两张并排摆放的,吴越挑了靠东墙的床位,而赵凝萱则挑选了靠 西墙的床。肖寒梅反复看了两人一阵子后选择了跟吴越并排的靠东墙床位。   「吴越姐,我今天的穿着是不是太哪个了?」她可能是觉得吴越很随和于是   「怎么了?你还年轻正是应该打扮地花枝招展的时候,等到了我这个岁数想 打扮都没人看了。」吴越笑眯眯地说道。   「可是你没听到有几个男的对我品头论足的,害得上课都没怎么认真听。我 还是把妆化淡点儿,省得招惹他们。打饭我晚点再去,省得人多又招他们瞎说。」 说着她拿起了化妆盒去了洗手间。   赵凝萱看吴越坐在床边好像是在等肖寒梅,于是自己起身对吴越说了句: 「那我先去打饭了。」就走出了宿舍。   「好。」吴越回应道。可是赵凝萱已经远去,望着赵凝萱渐渐远去的背影, 她暗自摇头:「这人虽然气质好,可也太孤傲了点儿吧?第一次来这种陌生地方, 大家做个伴多好?都是一个单位的何必搞得像陌生人似得?」   她其实并不是在专门的等肖寒梅,而是觉得肖寒梅有一点说的很对,那就是: 打饭晚点再去,省得那么多的男学员像看珍稀动物似得盯着她们看,更让人受不 了的是哪些男人对她们或高或低声的品头论足。活像是菜市场选菜似得。   大约十分钟后,就在吴越无聊地按着遥控器翻看着电视画面时,肖寒梅才从 洗手间出来,这次她把那魅惑的眼影清理掉了,唇彩也换了款很大众的颜色,还 把披肩的长发也扎了起来,留了条可爱的马尾辫!果然刚刚还妖艳的小美女摇身 一变成了可爱清纯型美女。   吴越也是对她的化妆技巧感到吃惊,如果不知情的还以为是换了一个人。因 为前后两者完全是两个风格迥异的女人。   「怎么样?吴越姐?」肖寒梅面有得色的问道。   「嗯,不错,像大变活人似得,现在你变成了大学生了。」吴越笑着回应道。   「嘻嘻,走吧吴越姐,咱们吃午饭去。」说着就走过来把吴越从床边拉起来, 拽着她向门外走。   「这妮子倒是不认生,自来熟的样子。看上去没什么复杂的心机。」吴越边 跟着她走出宿舍锁好房门,边暗自想着。   两人下了楼并不急着去餐厅,而是边走边逛,想多熟悉一下这个陌生的环境, 因为她们本来就是想躲避哪些吃饭的男学员的,能多耗一时算一时。不得不说郊 区的空气就是比市区好不少,而且绿化的也好。郁郁葱葱的花草树木布满了整个 校园,不远处石油学校的学生们也熙熙攘攘的去他们的学生食堂打饭,好不热闹。   肖寒梅挽着吴越的手臂边聊边逛,她很健谈,居然聊起了她的学生时代,可 能是又重回校园激起了她对往事的追忆吧?十多分钟后终于还是磨到了餐厅。   「差不多了,吴越姐,咱们进去吧?哪些讨厌的男人估计都吃完走光了吧?」 肖寒梅站在餐厅不远处征询吴越的意见道。   「嗯,进去吧。总躲着也不是办法,以后培训的日子还长着呢。」   她们一进餐厅就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了。   「怎么会是这样?」肖寒梅扭头呆呆地看着吴越问道。   大宝跟薛江涛在食堂吃完饭,找借口辞别了薛江涛,走出了教学区又绕了一 大圈后这才小心翼翼地来到了佟老师的宿舍,他拿出佟老师给他的那把小钥匙轻 轻地打开了房门,佟老师正在浏览网页,听到动静转首用一双含春杏眼看了过来, 见到果真是大宝就向他招手道:「弟弟,快过来让姐姐抱抱。」   大宝赶紧疾步走到佟老师书桌前,也拉了一把椅子跟佟老师并排坐好伸手揽 住了佟老师的纤细腰肢,把嘴唇吻在了佟老师的侧脸上,刚要进一步吻她,忽然 佟老师扭头说道:「刚吃完饭漱口没有?」   大宝一愣,然后如实道:「还没有,急着来找你所以没有来得及。」   「乖,先去漱漱口,这样接吻才卫生。」佟老师边说着边把大宝推向她的小   大宝无奈只好急火火地跑进洗手间漱起口来,可还没等他漱完口又传来佟老 师的声音:「弟弟,别忘了洗一下你的下面,洗得干干净净的,一会儿我还要吃 香肠呢?知道吗?」   「哦。」大宝回应道。佟老师哪都好,就是有洁癖,跟妈妈在一起的时候她 从来都不这么要求自己,大宝在心里比较着这两个自己的女人。   洗漱完大宝就又赶到了佟老师身边坐下揽住了佟老师,想看看她在浏览什么 网站,佟老师却站起身来把他拉到自己的椅子上,然后脱掉吊带睡裙只穿了内衣、 内裤骑坐在了大宝怀里,伸手就撩起了大宝的校服道:「真不懂事,还要我给你 脱吗?这两天你是不是一点都不想我?怎么一点儿都不主动呢?平时的哪个小流 氓怎么变得这么老实了?嗯?」   大宝知道佟老师又要开始调教自己了,于是马上乖乖地脱光了上身,下身由 于被佟老师骑坐着无法动弹所以暂时不得脱。   「说,这两天为什么又不联系我?嗯?你是不是记吃不记打啊?你说要怎么 惩罚你?」佟老师瞪着一双俏皮的美目双手搂着大宝的脖子,佯装生气道。   「姐,你绕了我吧?我这两天都快忙疯了,白天上课,晚上师傅还留了大量 的练习题,等做完就困得要睡着了,哪里有空联系你啊?」   「师傅?这么快就叫上师傅了?怎么样我妈给你找的培训老师水平可以吧?」 佟丽娅边用仅穿着乳罩的乳房蹭着大宝光洁的胸膛边问道。   「吕老师太牛了,殷阿姨的眼光果然不错,给我找了个好师傅。」大宝兴奋   「什么殷阿姨?叫干妈?我妈对你评价很不错呢,说你人长得秀气,还聪明 伶俐,将来肯定能有出息。看来她对我帮她收的这个干儿子很满意啊。呵呵!」   「没想到殷阿……哦,不,是干妈。她当处长好威风啊。哪些培训老师见了 她都是点头哈腰的。」大宝说道。   「哎,表面风光罢了,我妈受的苦别人哪里知道?等我过两周出嫁了,她在 家就更孤苦伶仃了。弟弟,你以后要多跟我去我家几趟,熟悉一下,以后万一我 有事忙不过来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你可一定要帮你的干妈啊!」佟丽娅真正地盯 着大宝的眼睛说道。   「我?这……哪个干……干爸呢?好像没听你提起过啊?」大宝被佟老师突 然的嘱托搞得一脸茫然道。   「别提他了,我没有这样的爸爸,他在我才十岁多的时候到成都去参加一个 干部进修班,结果进修了两年就再也不回来了。在干部进修班认识了一个年轻的 狐狸精,就铁了心不要我们娘俩了。」佟丽娅提到伤心事就把头伏在大宝的肩头 搂紧大宝的脖子抽泣了起来。   「啊?原来是这样?姐,你跟干妈太可怜了,以后我一定好好照顾你们,不 让你们再受到伤害。」大宝边吻着佟老师脸上的泪珠,把它们一一舔舐干净,边 用手轻抚着佟老师柔顺的秀发安慰道。   「唔,这还差不多,抱我到床上去,我要你好好的『照顾照顾』我。」佟老 师咬着大宝的耳朵娇媚的说道。小魔女的本色又暴露了出来,再看她时已是满脸 狡黠的坏笑,哪里还有半分刚才伤心的样子?   幸亏大宝早就习惯了这个善变的小魔女,所以也不觉得惊讶,只是依她的指 示抱起她来向床边走去。   佟老师用双两条玉腿盘着大宝的腰,还不停地耸动饱满的雪臀,用鼓胀的牝 户故意摩擦大宝两腿间的肉棒,不消多时哪个起初还软趴趴的肉肠就慢慢肿胀了 起来,大宝的裆部鼓起了高高的帐篷。佟老师再用牝户摩擦那肉棍时,肿胀起来 的龟头就已经可以隔着内裤的布料半陷入她的肉缝之中了。   一场床上的云雨之战看来是在所难免了……               【未完待续】 本帖最后由 梦晓辉音 于 2016-2-4 21:37 编辑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6-2-1 21:51 谭刚开始怀疑吴越了,看来要开始从乱文走向绿文了 金币 2016-2-1 21:52 陷入迷局也没说会绿啊。只要别虐,我还可以接受。 金币 2016-2-1 21:52 第二部的时候明显吴越就要让人得手了最后还写了吴越添了呂老师的JJ,这部的培训开始明显就是开始绿了,不过按作者的尿性主要的吴越不会绿的太严重,应该是其他2个绿加吕老师的老婆刘亦非被绿的可能大点。 金币 2016-2-2 20:41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人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