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巨乳淫奴 18 》


                十八、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内,四个男人几乎使用过了我随身带来的旅行包内所有玩 具。皮鞭、蜡烛、绳子、夹子,每一个能用在我身上的道具都被充分使用到了极 致,而我在这两天内,身上基本除了道具以外没有任何衣物,完全赤裸,方便让 男人们「使用」。相信这绝对是我毕生难忘的三天时间。   四个男人疯狂的奸淫和玩弄,让我精疲力尽,张正让我好好在酒店休息,到 了第四天下午,我才在张正的陪同下,坐火车回到了原来的城市,回到了「家」   拿出钥匙打开家门,高原正和李飞看着电脑,我一眼看过去,才发觉我家里 多了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家具」?似乎经过了简单的再装修?   李飞听到开门声,回头一看是我,对我招招手示意。我回过神来,赶紧跪下 来迅速脱掉身上的衣物,要知道,按照母狗规则,在这个家里我可没有穿衣服站 着的权力。迅速扒光了身上那件宽大的白衬衫,一条热裤,然后我跪着向李飞爬 过去,嘴里说道:「李飞主人,大奶贱母狗完成您的吩咐回来了。」   「哟,是小母狗赚钱回来了啊?」这时从厨房出来一个人,是亮叔。亮叔手 里端着一个食盘,上面是热腾腾的饭菜,「高原,也别看了,你们两个兔崽子, 简直把我当保姆了,可以开饭了,阿正,吃了没有?过来一起。」   「来了,」高原一边应着,一边看着我淫笑,「小贱货,这下你可出名了!   网上铺天盖地都是你的精彩视频呀!」   我一惊,想起这三天时间,好像林哥一直有在用DV拍摄。难道?完了!这 样露脸的视频被放到网上,我会被多少人认出来!我的生活岂不是?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李飞摆摆手,「别吓唬她了,放心吧,你整个脸都 打了马赛克,认不出来的。」   高原嘿嘿笑笑,和李飞一起吃饭去了。张正关了门,朝我的大屁股上「啪」   地打了一巴掌,说:「怎么,出去就忘了规矩啊?主人们现在要吃饭了,你 这贱母狗应该怎么样不知道吗?」   「不能忘,张正主人,小婊子母狗这不就来了吗。」我媚笑一声,扭着屁股 和巨乳,向饭桌下钻去,开始用嘴为一个人拉开裤子,开始舔弄那熟悉的肉棒。   一「家」人和他们的「母狗」又回到了其乐融融的氛围。   「飞哥,才几天时间,你们怎么又把这儿改造了?」张正对工匠的活计很感 兴趣,一边吃饭一边忍不住开口询问。   「那是亮叔的功劳,他新房子装修,这段时间搬这里暂住,顺便做了点修改。」   李飞趴着饭说。   「我过来又是搞装修又给你们当保姆,便宜你们了。」亮叔说。   「嘿嘿,亮叔是高手,经过你开发的玩意儿,一会儿可要好好试试。」张正 笑道,伸出脚踢了踢我的大屁股,「轮也轮到我了,骚婊子,快过来给我来几口!」   「嗯哼!」我乖乖地吐出嘴里舔弄的高原的肉棒,转身含住张正的那条半耷 拉着的肉虫,开始舔弄起来。   「一回来就跟我抢啊,正哥你不厚道。」高原假意怪道,继续吃饭。   「得了,我守着这母狗四天,却没碰她,早就憋坏了。」张正说。   「不急一时,」李飞的声音接道,「亮叔这几天可是传授了好多绝活,以后 有得是机会让亮叔好好让咱开开眼界。」   「呵呵,好说好说,」亮叔的声音带着点自豪,「我可不是吹自己,这一般 的人啊,玩儿女人,翻来覆去也就用用道具用用药那么几下子,没什么意思,这 女人,得让她自己养成任人骑任人玩的心态,才是境界!」   「亮叔,仔细说说看?」张正来了兴趣,问。   「这么说吧,玩儿女人,用多了道具和春药,导致的只是一个女人对道具和 春药的依赖性,比如你用鞭子抽一个受虐狂,这个受虐狂感觉到爽只会产生对鞭 子的疼痛依赖,或者给一个女人下春药,她会变成荡妇婊子,也只是因为药理作 用。」亮叔啃着鸡腿,曼斯条理地说,「但是除了天生的荡妇,怎么能把一个正 常女人变成一个看见鸡巴就流水,是个肉棒就让操的婊子?而且还是她自愿的呢?」   「亮叔,卖关子不是好习惯,直接点!」张正不由得插嘴道。   「年轻人别心急,其实啊,关键是要多管齐下!道具和药物,要时刻记住放 在辅助的位置,心态调教才是主要的!相信叔,一个被自己淫荡的心击垮和掌控 的女人,才是极品的母畜。」亮叔说。   我很清楚男人们讨论的理论最终都将在我身上实践,但是他们并不避讳我能 听到这些,这说明他们根本就不在意我的想法,或者说,他们正在逐渐把我当成 一只宠物,或者是猫或者是狗又或是一只母猪,总之是无足轻重的娱乐道具而已, 谁又会在讨论怎么烤乳猪的时候避讳有猪听到呢?   然而这样的讨论听在我耳朵里,却像是一剂春药,我不由得加大了吞吐肉棒 的幅度,渴望得到更下贱的对待。   「淫荡的心?亮叔你还是个文艺中年啊,我看这母狗这点早就具备了。」张 正笑着说,肉棒在我嘴里跳了跳,我知道他是在嘲弄我,我毫不犹豫地将嘴里的 大肉棒深深地吞进去,直到硕大的龟头贯穿我的喉咙。   「嘶……爽!妈的这骚货的深喉功夫又长进了。」张正忍不住道。   「你们这只母狗绝对是极品,出去让人操了整整三天,现在还在发骚,证明 她内心却是是淫荡得很呐。」亮叔说,同时伸脚踩在我的屁股肉上,慢慢摩擦着。   「得了,快吃饭,吃完亮叔露一手呗?」高原说。   「没问题,给你们装修折腾了我两天,刚好试试好不好用。」亮叔大口扒着   主人的用餐很快结束了,李飞拍了拍我的屁股,让我准备吃饭。我自觉的爬 进厕所,然后在我专用的一个低矮的水龙头下迅速清洗了我的饭盆——主人们使 用的便盆,然后叼着它爬回餐厅。几位主人都很慷慨,给我倒进半盆剩饭,又将   「感谢主人赏赐母狗饭食,母狗开动了。」我向几个男人磕了头,然后开始 享用我的晚餐。饭菜并不多,但是我吃得却尤其香甜,不知道是因为饭菜的原因, 还是在便盆里吃饭更能勾起我的食欲。   饭菜吃完收拾好之后,我乖乖爬到客厅中央跪着,四个男人正吃着水果看电 视,我低头说道:「主人,母狗进食完毕,请主人调教母狗。」   「亮叔,看你的了。」李飞咬着苹果笑道。   「行,让叔好好玩玩儿这骚货。」亮叔应声而起,去房间里拿出个小箱子。   对我说,「小母狗,爬过来,在这站好,让叔给你打扮打扮。」   「是。」我低头应道。接着爬到亮叔的位置站好。这是客厅边上一角,正对 着落地窗,我家住在顶层,对面是一个新建的小区,没多少户人入住,况且距离 较远,因此我很少把窗帘拉上,也就因为如此,才给了李飞他们机会,由窥探而 进入了我最隐秘的生活中。   应该是亮叔对这个地方进行了小小的改动,地面上多了两个比人肩膀稍宽的 铁环,而顶上则嵌入了三道吊环,吊环上各有几根皮绳垂下来。亮叔首先把我的 双脚绑稳在地面的铁环上让我站定,接着让我双手背过背后合十,然后用几根短 绳将我的两手手指对应扎紧。而我的头发早已梳成了马尾,亮叔用一条橡皮绳将 我的马尾和我的大拇指扎在了一起,这样一来,我就不得不挺胸抬头,用一种使 得一对巨乳高高仰起的姿势站着,当然亮叔并没有停下,在吊环的一根较长的皮 绳上挂上一个银亮亮的肛门钩,对我说:「踮脚,小骚货。」   「是,主人。」我听话地踮起脚尖,翘起臀部。亮叔轻松地将钩子塞进了我 的屁眼儿。这钩子皮绳的长度精确到颠毫,我根本无法放下脚跟,屁眼承受着我 的大屁股和大腿的重量被挂了起来,还好我平常多穿高跟鞋,还能适应这样的姿   但是接下来亮叔可并没停下,他打开小箱子继续取出几个铁质的夹子,夹子 上都连着细细的铁链。亮叔拿出两个单独带着链子的铁夹,这次夹在我两片阴唇 上,而链子分别在我两边大腿上绕了一圈扣住,这下,我的小穴变得「门户大开」, 这铁夹子非常的紧,夹上去让我明显感觉到肉被挤压的痛感,可笑的是就这样的 疼痛,居然让我的小穴湿润了,晶莹的液体甚至有滴下去的趋势。   「女人的身体和我们男人不一样,」亮叔一边像是解说一样说道,「女人的 身体更柔软,而对疼痛和快感的感知更敏感,所以一些简单的搭配,就能让女人 发挥出身体的极致。」   亮叔在我肉肉的屁股上扇了一巴掌,继续他的装扮。亮叔又变戏法一样拿出 两个铁夹子,这次的铁夹系着的是橡皮绳,橡皮绳还带着个小铁钩子在末端。亮 叔逗弄了一会儿我早已挺立的乳头,然后把两个夹子分别夹上我的乳头,接着, 亮叔把橡皮绳拉伸一点,铁钩子钩住了我大腿内侧绕着的铁链上,一松手。   「啊……疼!」随着橡皮绳的收紧,我的乳头被猛地一扯,疼得我赶紧弯腰 轻声叫出来。但是一弯腰,仅由脚尖站立的我根本没法平衡向前倾,这时候在我 屁眼儿里的钩子也发挥了它的作用,我差点被这钩子拉得腾空起来!幸亏亮叔及 时扶住我的肩膀。   「小母狗,屁股不想开花的话,我劝你最好别弯腰太厉害哦!」亮叔得意地   我哪敢不听,忍着乳头上传来的疼痛稍微直起一点腰肢,勉强把重心保持在 一个相对舒适的点上,但是无论乳头还是屁眼,都被拉扯着,还不能低头,因为 我的头发被牢牢捆在我的背后的手指上呢!   「来,欣赏一下。」亮叔指了指我面前的落地窗。靠着夜幕,我在落地窗里 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极为性感的姿态,半弓着腰,高高地 抬着头,垫着脚尖,但屁股却高高翘起,一个完美的S型。   「这我管它叫虐瑜伽,」亮叔点了根烟,慢悠悠地说,「这样的状态下,女 人的身体变得极为敏感,因为这种微妙的平衡让她心里没法想别的,这时候的感 知往往是最敏锐的。」   亮叔说着,伸手在我的臀部轻轻摩挲,然后又像看艺术品一样绕了一圈,抽 完了一支烟,这才从那个小箱子里掏出下一件道具。一个黑色的眼罩。   「这时候,我把她的感知再削弱一部分的话,就能最轻易地掌控她的一切, 尤其是,高潮。」亮叔说着就给我戴上了眼罩。我整个人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几个男人很有默契地都没出声,我就在这一片漆黑之中,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   我感觉到了一丝微风,在我耳边划过。就这一点微风,让我整个人都颤了一 下。又一丝,这次拂过我的乳房,这一丝微风竟吹起了我一片疙瘩。又过了一会 儿,亮叔才开口道:「看吧,这感知就是这么神奇。」   亮叔的话竟让我感觉到一阵安全感,真是可笑,在这样一种任人摆布的状态 下,一个对我施以刑罚的男人说话居然能让我感觉到安全感。我甚至渴望着他对 我做些什么,而不是让我在这样的状态下继续保持。   「主人……玩我……」我脱口而出。   「什么?」亮叔带着戏谑的声音问。   「小母狗求求主人……玩我……小母狗好痒……想要……」我喃喃说着。这 竟是我现在内心最大的渴望,渴望这个男人别停下来。   「看到了?这样的状态下,轻微的挑逗,就能让她燃起渴望,渴望被人玩弄。」   亮叔满意地说,「但是我不能这么简单地满足她,因为简单地玩玩她容易, 但是我们想要的,可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变态骚货,所以,接下来。」   亮叔不说话了,我又听到了箱子打开的声音,亮叔似乎在翻弄找着什么东西, 翻找的声音持续了很久,我几乎觉得他找了好几个小时一样,而身体上传来的感 觉犹如有蚂蚁在爬过,又痒,又怕,这时候甚至渴望这个男人能用鞭子狠狠在我 身体上抽一顿,也好过这样。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发热、流汗,汗珠就像小蚂蚁 一样顺着我的脖子滑到我的乳房,乳头上,然后我能感觉到那汗珠由于地球的引 力,渐渐离开我的乳头,滴落下去。   「嗯,在这儿。」许久,亮叔又说了一句,似乎找到了什么,「让我们来试 试看,是不是已经完全掌控了这母狗的,身体感觉。」   接着,我感觉到什么东西触碰到我的背,然后是腰,都只是轻轻触碰一下, 又一沾既走,然后慢慢扫过我的腰,到达我的屁股,在屁股上停留了一会儿,我 能感觉到这似乎有点儿毛刺,又有点绒绒的。接着,这东西从我屁股沟里划过, 向下划,到了我那被夹子夹住而张开的,早已在滴水的骚穴!   当那东西触碰到我的阴蒂,我全身猛地一颤,就好像是一道电流窜过,头皮 都发麻了。亮叔嘴里居然开始倒数:「5、4、3……」   随着倒数,他开始用那东西在我阴户上摩挲,而此时的我居然发现自己控制 不住自己的身体,我既惧怕它的触碰,又渴望它的触碰,它似乎变成了真正的电 流,在缓慢的读秒声中,由我的阴户刺激着我的身,我甚至开始轻微地颤抖,甚 至嘴里不自觉地发出呻吟。   「2、1……来了!」亮叔说着。我感觉他用那东西在我的骚穴上轻轻一拍。   「啊……啊……呵……呵……」   我想喊叫,却喊不出来,我的双腿在打颤,我的屁股在打颤,我的腰在打颤, 我的乳房在打颤,连声音都在打颤,我感觉自己似乎完全没了感觉,又觉得自己 全身都在高潮,我觉得自己全身都在拼命收缩,又好像全身都彻底舒张了。什么 肛门钩,什么夹子,似乎都抛在脑后,剩下的似乎只剩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我 忘记了我身体处于一个什么状态,脑子一片空白。是的,是高潮,一种前所未有 的高潮,我感觉不到自己的下半身,却能感觉到这种高潮带来的快感!   我好像潮喷了,又不确定,我紧紧闭着眼睛,我完全沉浸在这个感觉里,却 一句话甚至一个声音都发不出来。这样的感觉不可形容,我就想短暂失忆了一样, 灵魂都似乎剥离了。   直到缓过神来,都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6-1-31 20:41 居然看见更新了 不过楼主大神 16 17 没有啊 可以发一下吗? 谢谢更新啊,不过主角既然是教师,希望主线还是偏向学校之中比较有趣 金币 2016-2-1 21:33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人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