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离家出走的老婆 8 》


               8监守自盗   上编说到我老婆给祖儿干了一整晚,从大?玩到睡房,基本是爽完倦了便双 拥而睡,休息完醒来祖儿又硬了,便由他爬上身上再干,毕竟是年轻力壮,到了 第二天早上,两人前后共干了五次,到他离开时时小穴泡满他的精液,倦怠的在   「喂,怎么还在睡!」   突然Winnie走到我老婆房中叫她。   原来Winnie出外玩了一个通宵刚刚回家,我老婆给吓出一身冷汗,马 上用被单掩盖自己赤裸裸的身体.   Winnie想不到自己的孩子曾经到访,以为又撞破我老婆在床上自慰, 笑嘻嘻的说到大?等她。   我老婆一时沈迷肉体的索求,和祖儿放纵了一个晚上,给Winnie这样 一吓,可完全清醒过来,马上觉得羞愧难当。   毕竟祖儿是自己朋友的儿子,和他这样实在太过分,若给Winnie发现 可要找个洞去转进去。   但她不知道自己弄到这样沈迷色欲,亦是Winnie一手做成,这次搅到 自己的儿子也可算是报应。   我老婆等Winnie一离开便马上起来,匆匆淋浴换过衣服便跑了出走, 不敢面对Winnie。   她一个人在街头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何去何从,到倦了饿了,便自己进了 一间酒吧坐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叫了小吃和啤酒。   我老婆孤零零的吃着喝着,回想离家后发生的一切,觉得自己变了许多,最 明显的是要是换了以前的她,可不敢独自去龙蛇杂处的酒吧吃喝。   「出来玩,最重要是尽兴!女人骚点才可爱!」Winnie说的话突然在 我老婆耳中响起,但自己先后糊糊涂涂的献身给老外、光头佬甚至是Winni e的儿子,可是一种羞耻的行径。   「莫非我到了虎狼之年?」   一阵惭愧的感觉冲击着我老婆,这两周发生的一切不但没满足她内心的空虚, 反而挑起阵阵失落的感觉.   「我在家有老公疼惜,出了来简直像一个公厕!」   我老婆不停的喝着闷酒,泪水开始不受控流下她的面颊.   「不如回家吧!」   突然一把声音在我老婆内心响起。   「对,又不是处女,干过甚么也不会少了一块肉,只是矢口不认有偷腥,老 公永远不会知道。」   我老婆明白男人天生妒忌心,不隐瞒自己曾经有这应淫荡的行为,婚姻可能   长话短说,我老婆便装作气消了主动从Winnie家搬回我身边,而且行 为比之前还要检点,原来socialbutterfly的品性,变成养在深 闺无人识的良家。   本来故事亦就此结束,可是后来我因在老婆的电脑里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令 我怀疑她在离家期间被人上过,找了肥仔明帮我打开这谜团,终於引狼入室又出   先是肥仔明毫不费力便把Winnie这失婚浪妇弄了上床,探知了我老婆 和老外及光头佬的荒唐事(祖儿的事连Winnie也不知,是后来我从其他途 径探知,会在另外一章告诉大家)。   用下面思想的肥仔明在探知真相之后,对我老婆的目光从对朋友妻最起码的 尊重,变成色迷迷的充满遐想,只是我大意没有察觉.   每次肥仔明到酒吧向我报告他打听到的事,都会令我心痒难耐,十分兴奋.   两个男人喝多了甚么也说,我老婆便成为我们色色话题的女主角,我亦不觉 告知了他不少婆在床弟之间的私密情事。   肥仔明这色鬼十分好色,什么女人都想上,这一来我老婆很快便变成他的目   终於一天我出差要乘清晨六时的飞机,不想大清早要老婆载我到机场,打算 自己叫车,谁知肥仔明竟自告奋勇的说送我。   那天早上他过来驾我的车到机场,登机前我说笑的叫他看着我老婆,他亦笑   肥仔明把我的车驾回我家𥚃,泊好车发觉门钥和车钥串一 起,便乘机跑到我的家中,希望碰碰运气。   他打开门见大?空无一人,便轻手轻脚的走到睡房之前,只见房门虚掩着, 里头传出一阵销魂的呻吟。   「怎么了?老公一出门便偷吃?」   肥仔明想到可亲眼目睹我老婆和别的男人亲热,小弟弟登时不能自控的兴奋   肥仔明摄手摄脚把掩住的房门推开一缐,便见到床上只有我老婆一个人。   也许是合该出事,竟给他碰上我我老婆在自慰。   原来我起床时把老婆惊醒了,那天刚好她的生理周期,她只觉混身燥热怎么 样也再睡不着,便在我离开后自己玩起来。   「亚嫂我拿锁钥回来给你。」   肥仔明看得下面涨到硬绷绷的,马上计上心头,等到我老婆刚刚爽到的一刹   我老婆正在最兴奋的一刻中没办法突然刹停,只有咬着唇尽量不张声呻吟, 十分尴尬的瞪大眼看着肥仔明。   肥仔明看着我老婆的手夹在腿间,身上穿的睡裙如薄纱一般,根本掩不住她 那优美身体的玲珑曲线,加上性𡚒令乳头高高突起,全身又在 高潮中不停在啰嗦颠颠抖,那火辣辣的美景实在令他疯狂!「我听Winnie 说你喜欢自慰还以为她找我乐子,原来亚嫂真的那么骚. 」   肥仔明看得一面吞口水一面说.   我老婆见肥仔明和Winnie走在一起早就十分担心,现在经他一提,可 击正她的要害!「别乱讲,Winne乱说的??」   我老婆顾不得衣衫不整,马上起来拉住在床边的肥仔明。   「老婆红杏出墙,老公的往往是最后才知情??」   肥仔明说着,手己抓上我老婆的胸部。   「不要!你是我老公的朋友,不要乱来!」   我老婆捉住彵的手说.   「不是你老公的朋友像Alan,Chris和光头佬那些人才可以乱来?」   「糟糕!连我和谁干过也知道,这次完蛋了??」   我老婆想着,捉住肥仔明的手登时放松了。   「来,我会弄得你舒服的,要是识相的,你丈夫永远不用知道??这里有真 的肉棒,何必自己用手?」   肥仔明见我老婆松手,知道找正了她的弱点,便拉她的手到自己腿间,譲她 感受那滚烫涨起的男根。   「我们不可以的??不如我给你打枪吧??但你要答应不会对我老公乱讲??」   我老婆知道难逃一劫,便想用手给他弄出来,希望他发泄完便会放过自己。   「拿出来好好的弄!」   肥仔明不置可否的答,我老婆看了他一眼,无奈的伸手过去替他解开裤子, 直接握住它的肉棒套弄着。   肥仔明把手伸到我老婆的乳房,她本想推开他的手,但他说:「不够刺激爽 不到,给我玩一下吧!」   我老婆只有别个头由得他。   肥仔明经常玩女人,自然对挑逗女人轻车熟路,手指隔着我老婆的薄薄的睡 裙摸了一会,便用左手食指和大拇指捏住她左边的乳头搓揉,右手同时在乳峰周 围不停的画圈,但却故意避开那颗发硬的樱桃,很快便弄到她的乳房涨涨麻麻了。   我老婆的乳房在肥仔明的不断揉,捏,搓之下,感到全身痒酥酥的没有了气 力,胸口有一份难言的骚动,身体便向他靠了靠,套弄着他肉棒的手也停了下来。   肥仔明偷偷瞥了我老婆一眼,那美丽的脸庞泛起了一片红晕,沈重的呼吸夹 杂压抑不住的呻吟,心想我老婆果然敏感。   其实我老婆自从给Winnie带坏之后,经历了和老外羣交和淫具羊眼圈 带来的快感,平常夫妻间的性生活己不能令她满足,心里想要又不想再背夫偷汉, 才经常自慰,现在给肥仔明这样挑逗,压抑良久的欲念又释放出来了。   我老婆任由肥仔明把她推倒床上,伸手到睡裙下隔着那早己湿了的内裤摸着   「亚嫂,你的淫水都流出来了,里面是不是很痒,要不要我来止止?」   肥仔明不怀好意的笑着说.   「你好坏……弄成我这样……还在取笑人……」「   我老婆略带娇嗔的说.   肥仔明用双手脱去我老婆那条湿湿的小内裤,然后沿她雪白的大腿慢慢向上 摸,直到抵达那尽头流着淫液的仙人洞,将弄湿的手指在春我老婆潮氾滥的肉洞 轻轻地抽插起来。   「很痒……你??求求你……给我抓一下??对了??啊……啊……啊!」   我老婆刚才自慰爽到了一次,身体在高潮的余韵下特别敏感,不用太多前戏 己完全在作战状态中,肥仔明的手指一伸进去,她便淫叫起来。   「好舒服……啊……啊……啊……再深点……对了??是那&#15321 9;……好舒服……啊……啊??要来??来??来了??啊……呀!」   我老婆将屁股擡高,譲肥仔明的手指能插得深一点,在爽到的时候,更把双 腿合起来用力夹紧,直到快感消退了才放松身体躺回床上。   肥仔明不等我老婆回过气来,便分开她双腿将嘴贴了上去,品嚐吸啜由她的 肉缝流出来的玉液,跟着还把舌尖伸进肉缝内打转.   「啊……你坏死了……啊……弄死人了??啊……」   快感令我老婆发狂的把肥仔明的头按向私处,同时用双腿把它紧紧夹着,跟 着便有大量的淫液由肉洞喷到他的面上,想不到这样一搅我老婆便潮吹了。   「噢!好舒服……啊……啊…好…好舒服!」   我老婆只在离家时给老?干到潮吹了一次,想不到肥仔明还未插入已令她喷 了出来!肥仔明给弄到一口一面,马上起身脱去衣服,用手分开双我老婆腿,将 那又肥又硬的肉棒对着她湿淋淋的淫穴狠狠地插了进去。   「哗呀!又要来??又来??来??」   若是说高潮后小穴会敏感得受不了,那喷潮后的爱穴可敏感十倍。   我老婆给肥仔明的肥鸡巴插进她的浪穴,马上又想爽了。   「亚嫂,现在是不是很舒服?」   肥仔明拚命地抽插着。   我老婆闭上眼睛不答,肥仔明便故意把肉棒拔出来,只在洞口磨着,我老婆 快要爽到突然感到小穴一阵空虚,不禁地叫了起来。   「小穴难受死了??好哥哥??我的肥仔明好哥哥??给我吧??快??进   我老婆用手按着肥仔明的屁股按他下来,自己同时擡起屁股迎上去。   「呀!来??来??来了??来了!」   我老婆的爱穴一套上他的肉棒,只摇了几下高潮便来了。   「不??好哥哥??不要了??够??够了??」   我老婆最初还不自觉地将屁股配合肥仔明的动作节奏摆动,但接二连三高潮 来完一次又一次,弄得小穴也麻了,便想摆脱他的抽插,但给重自己几倍的肥仔 明压着,怎拚命起身也动不了。   「哥哥??放过妹妹吧??不?真的不要了??」   我老婆越是惨叫,肥仔明越是兴奋.   他把她的双脚挂在肩上抽送,插了一会她又想了,自己把屁股顶上去配合, 每次高潮便死命搂着肥仔明,最后我老婆爽得双眼都翻了,用双脚紧紧纒上他肥 腰把他的肉棒夹着,肥仔明才将浓浓的精液射入她的子宫之中。   「亚嫂,以后不要自慰了,就由我来喂饱你这个淫穴吧!」   肥仔明的大肉棒慢慢从的我老婆阴道滑出来,随后射进去的精液亦倒流出来。   「好哥哥??人家给你操死了??我很久没试过这样爽了!」   我老婆自然亦是十分满足,她软软的躺着在床上,任由肥仔明把玩着她雪白 柔软的双峯,她知道自己再次堕进色欲的深渊了。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5-5-21 13:41 内容还可以,就是比较短,不过谢谢楼主发帖。能否整个长点的?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人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