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爱如少年 4 》


  翌日早上,黑着眼圈的杨玉莲气势汹汹地跑到门卫室要待拿老王出气,却发 现原来老王昨晚给老张替了半夜的班,现在是老张当值。一腔郁结的怒火无处发 泄,杨玉莲只好悻悻地到了居委会。整个早上,触了她的霉头被劈头盖脸猛批一 通的,颇有不少人。   到得下午,老王这憨货终于来了。杨玉莲咬着银牙,耐着性子透过窗口看着 老张跟他交接一番离开了,这才出门直趋马路对面的门卫室。   「王铁根!昨晚是你当班是不是?」   神情还有点恍惚的老王乍一听杨主任的声音吓了一跳,心想这真是怕啥来啥, 他憋红着脸看了杨玉莲一眼,低下头支吾着说:「是老张当值,他孙女病了去医 院急诊,我替了他半夜——没啥事吧,杨主任?」   杨玉莲登时一噎。昨晚小区里还真没发生啥小偷小摸的事儿,再说了,这种 老旧小区的门卫开小差是寻常事,还真没有好的由头可以整治他。   「昨晚你是不是到司徒青屋里去过了?」杨玉莲决定直捣龙门,她话音未落, 便紧紧地盯着老王的眼睛,看他如何反应。   糟了,她咋知道这事儿?老王一下子懵了,他张了张嘴,结结巴巴地说: 「是去过,就修了下水龙头……」老王打定主意,死也不能对杨主任承认自己跟 司徒青上了床的事实。   杨玉莲还以为老王谎话张嘴就来,心里更加恼火了。其实老王说的倒也没差, 只是隐瞒了后续的发展而已,否则以他的急智,是万万随口编不出谎话的。   「你!」杨玉莲突然意识到,她没办法当着老王的面拆穿他跟司徒青通奸的 事实,否则那不等于承认自己从头到尾听完了他们的床戏?当时自己一愣神没有 当场抓奸,已经错失了最佳时机,现在据此质问老王万一他矢口否认,自己也不 能拿他怎样,传开了还惹别人说自己的闲话。虽然说,寻机会炒这老货鱿鱼也不 是不可以,只不过像他这么干净利索能往死里使唤,不包吃住工资要求又低的门 卫,还真的不太好找。   杨玉莲心如电转,已经权衡了各种利弊,最终决定暂且放老王一马,但敲打 一番是免不了的,便冷笑道:「王铁根,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如果不听我劝 还要跟司徒青来往的话,早晚有你栽跟头的一天。别忘了,你不是想娶三幢的春 兰做老婆吗?若是春兰知道你每天围着一个骚狐狸转,她会怎么想?好自为之!」   说完,她扭过肥臀,把深红色的及膝连衣裙带起一股馥郁的香风,雪白紧致 的小腿下,黑色高跟鞋「得得得」的一串脆响,已然高傲而优雅地穿过马路,没 入了居委会的办公室。   老王目送着她丰腴婀娜的背影远去,心跳如擂,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冒了出来。   看样子,她对自己和司徒青的丑事是有所觉察了,如果不听她的警告的话, 她要搅黄自己追求春兰的事儿,实在是太容易了。   且不说老王是如何的惴惴不安,杨玉莲憋足了劲结果放了个不痛不痒的哑炮, 也是满腔的不甘心。她本想趁司徒青下午出门上班的时候寻个借口当众令她难堪, 然而她的如意算盘又落空了,当天司徒青压根就没露过脸。原来,昨晚司徒青被 老王肏得高潮迭起,体软骨酥,一夜睡得甚是香甜,醒了才发现,浑身酸痛不说, 私处还红肿了起来,敢情老王拿那么粗大的阳具不要命地磨了半个多小时,还真 落下了些后遗症。司徒青无奈之下,只好请了一天假在家休养,无意中也躲过了 杨玉莲的无名怒火。   如此过了几天,杨玉莲始终逮不到好的机会找司徒青的碴,那腔怒意也就慢 慢泄了。然而她始终没有放松警惕,一直暗中留意老王有否阳奉阴违,还在跟司 徒青暗通款曲,让她稍感安慰的是,总算没发现两人还在私下接触。其实在老王 这边,她的警告的确是有些效力的;而在司徒青那边,她没去撩拨老王,纯粹是 因为她放纵过后,暂且还没有这样的需求,再说了,老王的床上风格太过暴烈, 事后的休养会耽误她上班赚钱,所以如非憋不住了,她倒也没想着再去招这老货。   在这种微妙的平衡下,小区风平浪静地过了两周。   这一日五点左右,一众老货又习惯性地聚在小区门口吹牛扯淡。   「老王,你的春兰肯让你摸摸小手了吗?」   周围没有女人,杨主任也还没到下班时间,一众老货说话间就少了许多顾忌, 一个老头就调侃起老王来。   「嘿!今儿早上我瞧春兰出门时,可连正眼都没看这老东西,你说他能有戏   「唉,老王,你就做梦吧,春兰的大屁股,这辈子你是甭想摸到了。」   臭老头们你一言我一语消遣着老王,指着他尴尬的老脸哈哈大笑。老王摸着 后脑勺,心里嘟囔道:你们知道个屁!我摸过司徒青的屁股还操过她的屄,她比 春兰不知道美多少倍!   恰在此时,一个娇小少妇领着一个三岁左右,虎头虎脑的小男孩走过前面的 街口,往小区而来。少妇身高约莫一米六十,身段娇小玲珑,上身是修身的白衬 衫,下摆掖进蓝色的牛仔裤里,架着黑框眼镜的瓜子脸甚是清秀淡雅,皮肤白嫩 无瑕,若不是她牵着一个男孩,怕是不少路人会以为她还是一个中学生。   看到这对母子走近,众老头都收敛了笑容,略带同情地看看少妇,又看看她 的儿子,都没有作声。少妇脸上带着一丝淡笑,对众人点了点头,径直进了小区, 往里走了几步,忽地想到什么,折回门卫室,对老王说:「王大叔,早上让你帮 我留意的,看看小区里有没有空房出租,不知道有没有消息?」   「有倒是有,一幢有套两室一厅的,但租金要3000块。」老王瞧着少妇 黯淡下来的脸色,心里也是直叹气。   「太贵了……有单间的吗?我也不需要整套房子,就我跟儿子两个人。」   「单间也有,不过那个年轻人一听你带着一个小孩他就拒绝了。」   「这样啊……行,那我再找找看,谢谢你了,王大叔。」   少妇失望地转过身,领着儿子往小区里面去了。从后面看去,就不会有人错 认她为豆蔻少女了,皆因未生育过的女孩儿断然不会有她这样饱满鼓胀的屁股, 裤管不是很紧身的蓝色牛仔裤的臀部部位被完全充满撑开,绷得没有丝毫皱褶。   任何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看到这么一个完美的屁股,恐怕都会生出把整张脸 紧紧贴上去嗅一口咬一口的本能冲动。   令人意外的是,在场的老货们并没有色迷迷地盯着她的屁股,像往常那样露 出垂涎欲滴的丑态。等她走远了,一个老头才叹息道:「小苏不容易啊,老公畏 罪潜逃,房子积蓄全部拿去还款都不够,听说明天就必须得搬出了,一个女人带 着一个娃娃,后面的路可就难走了。」   「听说她在幼儿园里做老师,连正式编制都没有,一个月也就三四千块钱, 小宝的学费就要去一千了,还要租房,吃饭,这可不好弄。」   「跟家里老人要点生活费,总能行吧?」   「你是不知道情况!小苏老家在乡下,听说每月还要往家里寄生活费呢,能   「这样啊?那就干脆把小宝送回老家,否则一个人又是上班又是带小孩的, 哪里照顾得过来?」   「但凡进了城的,有哪个舍得把小孩送回乡下去读书?再说了,听说她父亲 早就去了,母亲身体也不好,够呛。」   「哎,我说你这老东西,小苏家里的事情你咋那么清楚?」   「你什么意思?我家里那位跟小苏经常来往,知道这些有什么奇怪?」   「呵呵,不就那么一说嘛,你激动个啥。」   一帮老头你一言我一语,倒是把小苏的困难交代明白了,然而也就仅此而已, 于她又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眼看这帮老货拍拍屁股,嘻嘻哈哈的一哄而散,坐 在门卫室里的老王倒是拧紧了浓眉,一脸的纠结。那帮老货或是帮不上,或是不 想帮,但他老王却是实实在在能帮得上忙的,他那套三室一厅的房子,离这儿也 就两个街口的距离,两个房间都空着,住下小苏跟她儿子是绰绰有余。唯一的问 题是,老王来当门卫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把春兰领回家,若是她知道自己收留了一 个年轻女人,她会怎么想?那他的如意算盘八成就打空了。   老王本质上还是一个善良的老实人,他想到小宝那肉乎乎的可爱脸蛋,脸色 阴晴不定,在「帮」与「不帮」之间摇摆难决。                *********   冷冷清清的家里,苏荷看着无忧无虑地在地上摆弄着玩具的儿子,忧心忡忡。   老公孟飞失踪已经一个月了,音讯全无,若不是他走那天的QQ留言,她到 今天都还不知道他竟然是那么沉迷于网络赌球,而且前前后后已经输了两百多万, 其中大部分还是挪用来的公款。情知家里砸锅卖铁也填不回单位的亏空,他竟然 也不跟自己商量一下就一走了之,好像那样就把一切问题带走了似的,实质上麻 烦才刚刚开始。房子是以他的名义在婚前买的,算是他的个人财产,他原单位已 经走了司法程序把房子拿去抵债,再加上东窗事发前他已经把所有积蓄拿去填窟 窿了,这下苏荷算是一夜回到解放前,一个人,一份工资,要养自己和儿子不说, 还得往老家寄钱赡养老人。这份死工资才多少一点,能掰那么多块吗?这不,光 是租房就已经把她难倒了。门卫老王叔说的情况她也知道,这方圆几里地根本就 没有多便宜的房子的,要租单间也不现实,人家嫌小孩子吵闹啊。   苏荷幽幽叹了口气,但看着儿子稚嫩的背影,脸色很快就坚毅起来:不管怎 样,天无绝人之路,姓孟的没良心把我们娘俩推到绝境,我偏偏要跟小宝过得好   正在此时,门铃忽地响了起来。苏荷愣了一下,心想:这会是谁?自从孟飞 出事后,原先有来往的邻居也大都不登门了,就怕自己开口求助呢。   一头雾水的苏荷开了门,讶然发现门外站着的竟然是门卫老王叔。她心思转 得快,俏脸一亮,带着希冀问道:「老王叔,是租房的事情有好消息了吗?」   老王拘谨地笑了笑,摸着后脑勺说:「嗯。屋里说吧?」   「哦,对,不好意思,你进来坐,我给你倒杯水。小宝,叫王爷爷。」   「王爷爷。」小宝抬起头,瓮声瓮气地叫了声。   老王对小宝「哎」了一声,欠着屁股在厅里的木沙发上坐下了,说道:「不 用倒水了,我就一会马上就走。你坐下听我说吧。」   苏荷闻言便不再客套,在老王斜对面的沙发下坐了,迫不及待的问道:「是 哪里的房子?多少钱一个月?」   「是这样的小苏。我在碧水花园有一套房子,三室两厅的,就我一个人住, 你不嫌弃的话,可以暂时住到我那里去,租金就不用了。」   老王叔居然在碧水花园有一套三居室的房子?这件事委实令人难以置信,纵 然这是不折不扣的大好消息,她还是一下子有点懵,好一会她才反应过来,心想: 或许这是他儿女给他买的吧?那这么说,他来这儿做门卫,敢情只是找个消遣嘛。   她旋即想到另一层顾虑,问道:「老王叔,你让我到你家去暂住,家里人都   「我哪来的家里人?就我一个人,放心吧!」   嗯?不是子女给买的,他哪来这么钱在碧水花园买一套三居室的房子?苏荷 百思不得其解,但既然老王没有进一步解释,她再问下去就不太礼貌了,再说这 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好消息,她都被逼到绝境了,这时候还有什么好顾虑的?于 是她展颜一笑,说:「那……那太谢谢你了老王叔!」   「没事,邻里邻居的,搭把手而已……不过……」老王忸怩起来,「我只有 一个要求,你和小宝住在我家的事儿,能否别让其他人知道?」   苏荷看着老王的窘样,忽地联想起以前听过的关于老王心仪春兰的传言,登 时恍然大悟,一时烦忧暂消,忍俊不禁的道:「没问题,听你的。」   翌日下午,苏荷如约带着小宝去了碧水花园,先看看老王家里的情况。进了 小区门口,看着里面崭新的楼房,完备的设施,以及随处可见的价值不菲的私家 车,苏荷的好奇心愈发不可抑制了:这个老王叔,到底是凭什么在这里买下一套   按照老王给的地址,苏荷携着小宝登上四楼,按响了老王家的门铃,很快门 就开了,老王憨厚的脸庞露出来,兀自带着一丝拘谨的笑容:「小苏来啦?进来   苏荷甜甜地叫了声「老王叔」,带着小宝进了屋。趁着老王逗小宝的当口, 她飞快地打量了下屋里的布置,发现竟然窗明几净,一尘不染,也没有任何难闻 的味道,哪里像是一个单身汉的住处了?她早便知道这个小区都是带精装修交付 的,现在一看装潢的确相当不错,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屋里空空荡荡的,几乎没有 什么家具,仅有的电视柜、沙发、饭桌都是简陋的廉价货—这就是老王这憨货的 小聪明作怪了。他觉得将来娶了春兰之后,少不了要按女方的要求购置全新的家 具的,所以现在一个人住着能凑合着用就行了,何必浪费钱。   不过在现在的苏荷看来,这个崭新、洁净而且完全免费的房子简直就像天上 掉下的香甜馅饼似的,哪会嫌弃什么?她当即领着小宝匆匆离去,雇了个搬家公 司,当天下午就把一屋的家当搬进了老王的家,一时间添置了许多家具电器,老 王家总算是多了几分居家的气息。   老王是好相与的人,而且他在女人面前天生羞涩,话也不多一句,所以苏荷 倒没有什么拘束的感觉,没几天就适应了新的生活。而老王呢,家里平白多了一 个能烧饭拖地的人,连菜都不用自己买了,倒也是自在。   眨眼间,又过去了两个礼拜。这段时间司徒青除了在进出小区且没有旁人的 时候朝老王抛过几个媚眼,逗得他臊眉搭眼之外,并没有实质性的勾引过他。这 么一来,倒是老王自己难熬起来。好的女人就像鸦片,没尝过不知道滋味还好, 一旦尝过那销魂蚀骨的味儿,就再也忘却不了,恨不得每天都来上那么几回。   这日,老王垂头丧气地在门卫室里胡思乱想,忽地瞟见马路对面一个熟悉的 身影像一朵紫云一般摇曳而来,那身姿体态何止妖娆,简直是妖孽,老王心头一 跳,胯下一硬,忙收拾心情,坐得笔直,以便又被杨主任逮到小辫子痛骂一番。   说起来,最近杨主任盯老王盯得很牢,没事情尚且夹枪带棒的损一通,真有 毛病那更是往死里训,因为这个,老王可没少被那帮无良的老头幸灾乐祸。   「今天有我的快递吗?」一身紫色及膝连衣裙的杨玉莲单手叉腰,居高临下 看着老王,冷冷地问。她的一双修长小腿都包裹在高档的黑色薄透丝袜里面,那 温婉柔美的感觉可跟她此刻的语气极不相称。自从中央开始整治干部作风后,她 网购的快递就不往办公室送了,每次只留门卫室的地址,让老王给她免费提供最 后一百米的派送服务。   「杨主任好。有一个。」老王噤若寒蝉。   「你还没老人痴呆吧?到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你不是说过,让我没什么事别给你办公室打电话?」   「快递到了,这难道不是个事儿吗?!」   「前天我打给你的时候,你不是骂我这么点小事怎么敢动用公家的电话?」   「那我骂错了吗?!」   「……那我是该打呢,还是不该打呢?」老王快哭了。   「你傻啊?你不是有手机吗?你不是有我手机号码吗?你不会打手机啊?」   「快递是你的,我手机打一个电话要两毛钱……」   「好呀你个王铁根!跟我斤斤计较起来了?你也不想想你能有一份工作是托 谁的福?为我花个两毛钱你很不情愿是吧?」   「我也不是那么个意思……」   「那你是怎么个意思!你说!」   「我……我还是不说了,下回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现在把快递给你送家   「那还用说?跟上!」杨玉莲见老王怂了,倒也不便乘胜追击,没好气地说 完,转过身子,高跟鞋得得得就往家里走,她高昂着优美雪白的颈项,背脊挺直, 腰肢款摆,丰满滚圆的肥臀一步一颤的,神气得活像出巡归来的女皇。老王悻悻 地扛起那个体积庞大的包裹,快步跟在她的身后,忍不住狠狠地剜了她那丰美的 臀部几眼,心想:成日拿我出气,你老公怎么不把你的肥屄操烂,让你出不了门!   进了家门,杨玉莲指挥着老王把包裹放下,老王正待回身就走,杨玉莲喊住 他说:「你着什么急!我拆了包裹看过没问题,你帮我搁进橱子里。」说完,她 转身去拿了把剪刀,弯着腰利索地把包裹的包装拆开,里面的物品露了出来,原 来是一床棉被。说起来,这么厚的被子现在是用不着的,怪不得她说要放到橱子   不过,老王的心思完全没放在包裹上面,皆因杨玉莲这么一俯身,紫色连衣 裙宽大的领口就成了完全不设防的状态,从老王的角度看去,精致的黑色绣花文 胸无法完全裹拢的两颗白腻硕圆的乳瓜就完全袒露在他的眼底,那深不见底的乳 沟就像一块磁力超强的磁铁一般,死死地锁住了他的目光。几乎是一瞬间,最近 欲求相当不满的老王就完全勃硬起来,把那条劣质的宽大运动裤顶起了一个珠穆   沉浸在收货喜悦中的杨玉莲本来并没注意到老王灼人的目光把她看光了,但 老王裤裆的异相倒是想看不见都不行。她先是芳心一跳,还以为老王准备随时扑 过来了,急急抬眼看他,就见他触电般一个哆嗦连忙挪开了目光,这才松了一口 气,一时间红晕上脸,恚怒之余,更多的倒是得意:哼!司徒青那小婊子的奶子, 怎么可能有老娘的好看?真是便宜了你这个老混蛋!   杨玉莲检查过包裹没问题,便拍拍手站起来,指挥着老王把外面的纸箱撕开 了,把里面的被子掏出来,拿进了卧室。她搬了一张矮凳,叫老王站上去,让他 把衣柜上方的壁橱打开,把被子放进去,这下子可难坏了老王,因为他身高也就 一米六出头,踮着脚还有点够不上。   「怎么着?」看老王在矮凳上踮着脚尖,竭力把双臂举到笔直,尚且无法把 被子够得着壁橱,杨玉莲不耐起来,怒道,「就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怪不得人 家说矮穷矬,真是一点用都没有!」   老王闻言,一张老脸憋得紫红,一咬牙,干脆一跳脚,这下倒是勉强把被子 塞进了壁橱,但矮凳本来就不太稳,被他一蹬两个凳脚就离了地,等老王落下时, 鞋子刚挨上凳子就失去了平衡,他惊叫一声,眼看就要直接摔落在地上。杨玉莲 见状,虽然以她的个性是不认为有救助老王的必要的,但此刻电光火石之际她倒 没想到那么多,本能地就要去扶他一把,但手忙脚乱哪能扶得好?一瞬间老王整 个身子就跨在了她的上半身上,巨大的惯性带着她往后连退三步,终于还是支撑 不住仰后就倒,一时间两人都惊叫起来,伴随着扑通的一声闷响,就男上女下的   闷响过后,足足有十秒功夫,两个人就像石膏像一样既没动过分毫,也没发 出任何声响。初时的震骇固然延缓了他们的反应,但此刻室内难堪的沉默更主要 是来自于他们俩紧挨着的姿势:老王的屁股正好坐在杨玉莲丰满高耸的胸膛上, 体重把那绵软雪腻的乳肉都挤得变了形,在他黑色的劣质运动裤下透出了令人惊 心动魄的白色。这还不算,他的阳具就像一把刚出鞘的弯刀一般硬挺着,将将抵 着她笔挺的鼻尖,若是她伸出舌头,那是必定舔到无疑。   杨玉莲粉脸红遍,鼻息渐粗,溜圆的眼睛盯住了老王兀自轻颤着的阳具,震 骇填满了脑海。她明白若不是老王落下时一手搂着她的头部另一手抢先撑在地板 上,她此刻摔成脑震荡也是可能的,说起来老王倒是一片好意。但此刻这个老混 蛋这么尴尬地骑在自己身上一动不动,那根脏玩意儿还起了反应,这算是什么事 儿?难道他突然色胆包天,想强暴自己?   杨玉莲这么寻思,倒是高看老王这个憨货了。他连动都不敢动,纯粹是因为 胯下的本能反应太过丢人,唐突了杨主任,他战战兢兢地还不知道她准备如何暴 起伤人呢,又哪敢懂半点歪念?   杨玉莲瞟了眼老王,见他一张老脸憋得通红,豆大的汗珠布满了额头,心里 更是紧张不已,被老王屁股压得严严实实的胸膛急促起伏着,带着他精干的身体 微微摇动,让这老货比坐在电动的按摩椅上还要舒服百倍。   两个人身体贴合着,一个是心如电转恐惧着被老门卫蹂躏的种种惨状;一个 是脑子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时间仿佛静止了,这个画面也仿佛凝固   忽地,老王的裤兜震动起来,继而《最炫民族风》也响了起来,原来这老货 有电话进来了。顿时,老王如同重新接上了电,他一个哆嗦连忙从杨玉莲身上爬 了起来,颤抖着说:「杨主任我还有事,先走了。」还没说完,他就低着头溜了   听着大门闭上的声音,杨玉莲松了一口气。她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身子一 直是瘫软的,提不起半点力气。她深呼吸了几口,红晕未消的脸庞忽地冷了下来, 一股无名火攥住了她的心窝,她紧抿嘴角猛地一挥手,把床头柜上的一瓶面霜扫 落在地,好像这样能把火气泄掉一般。她的怒意,源于这样的一个事实:她清楚 地感觉到,自己的腿根,竟然流淌着一丝湿滑而饱含肉欲膻香的液体——为什么 自己的身体,竟然被这样的卑贱门卫压着也会起了反应?   这天老王一下班,就急急忙忙地逃离了小区。刚进家门,他就闻到了扑鼻的 饭菜香味,然后就看见了坐在地上,正在陪小宝玩积木的苏荷。今天的她穿着一 件素净的白色T恤,贴身的设计把并不丰硕,却形状十分优美的胸部以及少女般 紧致纤细的腰身强调得淋漓尽致。她下身穿的是一条蓝色的牛仔裤,此刻双手抱 膝的姿势,把圆润的屁股和秀美的双腿线条展露无遗,尤其从老王的角度看去, 可明显看见她那无法完全合拢的裤裆处,那处丰润的蚌形隆起……   这般的美景,老王只有注目半秒钟的胆量,一见苏荷投来喜悦的目光,他就 连忙挪开了视线,装模作样地笑着叫了声:「小宝,玩啥呢?」   「老王叔回来啦。小宝,爷爷问你呢,怎么说呀?」   「爷爷,我在搭城堡!」   老王欣慰地笑了。此刻他有个美丽的错觉,仿佛这是一个完整的、完全属于 他的温馨小家庭。只可惜,这样的想法过于美好,并不是他敢奢望的。   吃过饭,照例是苏荷包办了整理桌子、洗刷碗筷的工作。说起来,苏荷住到 这里来后,减轻了老王不少负担,连饭菜钱都是苏荷出的。老王也拿过好几百块 给苏荷买菜用,但是她原封不动地退回给老王,还说:这么好的房子白住已经不 好意思了,哪里还能让老王把饭也管了。老王不善言辞,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 好看看家里的柴米油盐日常用品,快用完的就抢先买了回来,以免让苏荷负担太   老王逗小宝玩了一会,等苏荷忙完了,就回房取了换洗衣服洗澡去。进了浴 室,把衣服放好,淋浴龙头刚打开,他就赫然发现洗手台下面的蓝色塑料盆里放 着几件衣物,其中一条黑色的小内裤尤其惹眼。老王的小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起 来。换了平时,他可能还没多大感觉,但今天被杨主任弄了那么一出,他着实也 郁积了一腔浓烈欲火,此刻看到了娇俏淡雅的苏荷的贴身衣物,而且这里又只有 他一个人,难怪他意乱如麻。   连咽了几下口水后,老王终于忍不住,蹲下身来伸出颤抖的手指,小心翼翼 地把那条黑色的小内裤拈了起来,对着灯光睁大了眼睛细细地端详。说起来,这 还是他头一回跟女人的内裤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以往不多的嫖妓经历,乃至于 跟司徒青上床,他都不是主动的那个,并没有去扒女人内裤的第一手经验。此刻 他仔细看去,发现这条内裤精美异常,边缘都是蕾丝,前面除了裆部的位置都是 镂空的暗花,后面干脆就是半透明的薄纱。老王是个粗人,说不上来这种样式好 在什么地方,但他的阳具却很忠实地勃硬了起来,因为他很自然地联想到了,以 苏荷那样的样貌身材穿着这条内裤时,那根本是比妖精还要命!   老王颤抖着嘴唇,眼睛瞪圆了,试图记下这条内裤的每一处细节,因为苏荷 会把待洗的衣服落在浴室里的机会以前从来没有,将来也不见还会再有。也亏他 看得仔细,居然被他发现了内裤裆部的位置有一处淡淡的白色印记,显然就是苏 荷穿了一天,私处难免会有的分泌物了。一想到这里,老王更是心跳如雷,他张 着嘴巴,放佛缺氧似的,埋头把鼻子凑在内裤的裆部位置深深地嗅了一口,一股 带点咸味的成熟女人的馨香灌入鼻腔,那种滋味,简直比春药还让男人昂扬。   老王崩溃了。不是身体崩溃,而是意志力崩溃了。他不假思索,下一秒就用 这条苏荷换下来不久的黑色半透明蕾丝内裤裹住了自己硬得发疼的阳具,狠狠地 撸动起来。每撸一下,他就感觉跟插了女人的阴道一下似的,他的快感、兴奋度 也会再攀升一分,于是乎他撸得越来越快,任凭滚烫的热水浇在他精钢般的背脊 上,溅的四处都是。在这一刻,他忘了考虑弄湿了苏荷的内裤被她发现怎么办, 也忘了万一精液喷发在苏荷的内裤上该怎么收场。   嗯!杨主任这个骚货!奶又大,屁股又肥,还长得那么好看!今天坐在她身 上那一会,真是爽得要死!只可惜,这样的好屄,我连碰她一下都不敢!她奶奶 的,看她以后再拿我当狗使唤试试!她敢的话,我就这样捅她,捅她,捅得她死 去活来,我就不信她能比司徒青更耐肏!   老王咬牙切齿,恶狠狠地撸动着硬得像钢钎,翘得像旗杆的大屌,驰想着把 杨玉莲压在胯下暴肏一通的快意,却不料「哐」的一声,浴室的门被打开了,愣 头愣脑的小宝拿着一坨橡皮泥出现在门口。   「爷爷你看,我做的小狗像不像?」   惨了!老王这才想起,浴室的门是不能反锁的,他顾不上敷衍小宝,朝他挪 了两步要待赶紧把门关上,却忘了这个时候苏荷怎会离得很远?他还没摸到门边, 苏荷已经奔到了门口拉住了小宝:「小宝别淘气——」   她的话没来得及说完就看到了赤身裸体的老王,以及他那异乎常人的粗长大 屌,以及那大屌上面缠绕着的、一个小时前还贴身包裹着自己的私处和屁股的黑 色蕾丝半透明内裤……所以她脸上的尴尬和歉意凝固了,但眼神却透出了难以置 信、震骇欲绝的意味。   就在这万分暧昧的时刻,本该吓到缩阳的老王竟然不受控制地达到了高潮, 大屌猛烈地抽动起来,一股又一股的浓烈白浊精液喷涌而出,濡湿了黑色的蕾丝 半透明内裤,更多的精液却是如同炮弹一般射出了半米之远,好死不死地,恰好 落在洗手台下的蓝色塑料盆里,撞击在内壁上,发出低微而沉闷的噗噗声响。   「小宝快走。」苏荷的俏脸变得刷白,如同罩了一层寒霜。她捂住小宝的双 眼,迅速地离开了老王的视线,只把脸色比死尸还难看,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的老王晾在当地。 金币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2015-5-13 22:58 多少年了终于等到又更新了  。      不错的文笔喜欢。 楼主貌似没贴好啊,只有前面一小节,能不能再重新排版一下啊,谢谢喽 写得好。。去年看了1.2就印象深刻起来了 希望作者能完结!!!!!!! 1000个赞,去年看了1-3 还以为烂尾了,还专门写了个文评。没想到竟然还有更新,太棒了。而且人物原来越多,越来越丰满。就文章的进度来看,还远远没有到最精彩之处的感觉,还在继续做铺垫之中。真心希望本文能够成为一篇经典,达也加油 :excellence 金币 2015-5-23 23:15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人妻小说